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京爷表示来看媳妇而已要什么标题

来看媳妇而已要什么标题

辰光(时间)

这天北京打开手机,找出他媳妇儿上海的 手机号,刚一拨通就说到道:“媳妇儿,明天我来你这儿好好过个中秋节,替为夫准备着。”忽略电话里传来刺耳的上海粗话,比如小赤佬啊,呐付ki西(怎么不去死)啊什么的我们忽略而过,这个通话还是很愉快的。咱们的帝都大人飞快的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喜滋滋的要秘书替他订好了飞机票。

坐上飞机前我们的帝都大人还得飞机上,暗暗地想到媳妇儿会不会来接他。呵,你这就想错了,我们的魔都大人这么高贵怎么会轻易地来接机呢?

 好吧,其实是我们想错了,这一天上海都在疯狂工作,就为了腾出他那宝贵的辰光去接我们的北京大人来到这儿呢。

还在航站楼里,北京就看到了自家媳妇儿在门口等着他,他飞快地扑过去,嘴里叫着媳妇儿。上海一脸嫌弃又不好推开他,只认命,用力拖着北京回到自己的车里。

开车的是长宁,坐在副驾驶上的是闵行,一旁的浦东,等在车门旁边,帮着上海把北京丢进车里。

我们的帝都大人表示不服!再怎么说也不能用丢是吧,好歹自己也是一国之帝都嘛,再怎么说也得用轻轻地安放吧,哈?

浦东关上车门,呵呵,笑了几句说道:“就您还安放,上海先生没有把你扔到黄浦江里已经算是对你很仁慈了。”

前排的闵行转过头来,笑着对北京说:“哎呀,浦东你这话就不对了,说是安放也没有什么错呀,毕竟这也是个东西吗!还是值那么些钱的。”

北京听了再次抗议:喂喂,闵行,拐卖人口也不该当面说的呀,好歹把我用迷药迷晕了再说你这样太不敬业了。

闵行陪笑道:那是我拐卖人口,哪有你厉害呀,您可是鼻祖呀,我只能和你相提并论呢。不过您这提议好,我可以下次会采纳的。

浦东:哟,小闵你要用在谁身上啊,不如让我先用用,放在你身上试试。

闵行用力瞪了他一眼,不说话。

别吵。上海躺在后座上,一天的劳累,让他疲惫不堪。他一抬手就打到了北京左边脸,感觉摸到北京的脸,便顺势把他按下去。吵什么吵,自家相声还没听够吗?还想到我这来吵吗?闵行你们也别笑,别以为我不说你们就万事大吉,闵行小心身边几个区哈,个个比你攻。

闵行笑笑:嘿,我这不是向您看起嘛,这么说我,真心错气(讨厌)哦。

上海翻个白眼,倒在北京腿上睡。

过了一会,北京又开口:长宁,西郊宾馆最近怎么样。

许久不说话的长宁开口: 呵呵,亏你还记得那些人啊。不过,北京你一小时不说话会死是吧!

闵行笑嘻嘻的:哈哈,长宁最讨厌他开车辰光别人跟伊搭海活了(和他聊天)。还行哦闹伊得总算送特了(总算把他们送走了)。

北京按着上海的太阳穴,柔柔的按摩着。浦东看了,笑:哟,手法不错啊,难怪阿拉先生喜欢你哦。

北京笑:讨媳妇欢心我可有几千年历史了啊。学学爷,保证你媳妇在■,上舒舒服服(你猜■是什么)。用下巴示意看闵行。

北京想起今儿是中秋:拐个弯儿,去光明邨。

排了长队好不容易买到月饼,钻回车里,上海还没醒。他把一袋月饼甩给浦东,一袋给长宁。闵行不服,叫到:我呢!

北京努努嘴:浦东那儿呢。

闵行看着浦东邪笑的脸,转过头置气,看着窗外。一个月饼递到自己嘴边 转头,是长宁。

闵行张嘴咬下。长宁递给他一张纸巾,推推眼镜,认真开车。闵行也认真对待自己嘴中的月饼。浦东有点想哭。

北京叫醒上海,上海有起床气,但是北京在他脸上轻轻香了个,迷茫的眼神看着北京,嘴巴微微张着,北京轻轻吻上去,待舌头进入口腔,上海才反应过来,可为时已晚。待一段时间过后,上海已经有些喘不过气来,想抽北京时,北京双手奉上月饼,那诚恳劲儿,就差喊一句: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一旁的浦东表示:北京这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美人在怀,美食在手。哪像自己,不仅被糊一脸狗粮,而且媳妇刚被那个开着车人面兽心的家伙骗了去。

北京表示:小孩子还是太嫩,骗人没技术,看,我哄媳妇技术多高超,比不上哦。
上海用力拧北京大腿 哎,用力拧,别手软,看他脸皮厚的。刚刚他那话你也听到了。哎哟,我去,你两别打我啊,我错了,呜呜。

评论(4)
热度(29)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