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云客

↑碰瓷的
微博:@华亭言,另一lof同名
江湖依旧,心已驰远
要做到像我这么可爱,你还得修炼三千年
希望活到暮年,捧一杯热茶槐树下坐
礼节以敬为本,其用即以和为贵。
文章转载请问问我好吗😊

人也不能贪是吧,你说加我q,好啊,那就加呗,完了之后天天让我帮你做作业,写你初中的文言语段赏析,你当我是百度作业帮吗?我百度作业帮问老师还要收钱啊,我又不是免费劳动力。

气死了

连句谢谢都不愿意说

扬兮一砚(七)

顾默扬领了新的校服,燕云套一改以往以白色为主的布料,黑色铺底,青蓝点缀,发冠一抹红立在额前。多了些许布料,穿起来也繁琐不少,顾默扬站在铜镜前整理衣冠。他本就长相清冷潇洒,如果说白色给他带来了一丝柔软,那么黑色就是托显出了他的英气。走出门外,不过是早课时难得和师兄们切磋了一番,便引来一阵惊呼,师妹师姐们或露、骨或隐隐的目光使他难得很高兴,他很想现在就见到颜秋砚,见见他,也让他见见这般潇洒的自己。


早课结束,师姐们围上来,他推辞着走开,走出太极广场,就遇见了背着琴踢着石子儿发呆的慕子兮。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也没有回过神来,刚想拎着他去找师傅问问是否魂在,他就把他一拽,...

我安哥才不恶心帅!!!

就是一种一群幼儿园熊孩子惹了事,然后两位老师出来劝解,结果完了老师们打起来了……

安哥简直世界第一苏!!!
雷狮老大啊啊啊!!!

想起以前和朋友聊起的一个段子:

沪评价宁:

“他啊,好看得像个不染尘世的散仙
有仙气,诗气也足
只有在骂人吵架的时候,我才感受到他其实已经在凡间了”

沪评价京:

“又出来溜鸟了哈。
院里大缸养鱼水换过了没?今年荷花开过了几茬?
咱别拖鞋提提踏踏地走了行不行嘞,我的爷?”

就很ooc😷😷😷

安迷修:雷狮,下辈子做个好人,这辈子做我老婆吧

我安最酥,最可爱!

好啊好啊,我准了!

扬兮一砚(六)


有私设,这篇含霸花cp

颜秋砚是一个玩心很重的长不大的孩子,他在离开花谷之前也确实有资格胡闹着混着日子。虽然师兄常常口头嫌弃他,私下里还是为他收拾了很多烂摊子。有柳铭遥在身边事事陪伴,师兄身上的担子不曾完全放下却也轻松不少。

他爱玩闹,和师兄,和师傅,甚至,和裴元大师兄都有胆子开玩笑。不过也确实他巧舌如簧,哄人的把戏是一套套的。还不大的时候,师傅拍着他的头,微微一笑,少了几遍《茶经》的抄写。裴元大师兄揉着他的头,递给他和妹妹每人一根糖葫芦。师兄和柳铭遥漫山遍野找他,看见他蹲在花海里把采来的甘草茎喂给一只受伤了的小鹿,身上衣服被撕扯开了,估计是小鹿警惕着,他又一股脑跑了过去,惹急了小鹿。师兄...

你们可以说我的字不好看,但是不能说我不认真

我是写了好几遍der

不知道你们是否喜欢摆拍的模式,就全部都没有摆拍,以扫描的格式发了出来

还有一位小伙伴没有告诉我你是喜欢什么笔写,然后我就全都统一格式秀丽笔,不满意我可以重写

@燕居泊如  @口嚼盐酱  @澄江一道
还有一位艾特找不到,我实在无能为力啊。看到了自取啊。
我仍旧记得十月lof抽风我文被删了好多,结果因为名字太长,实在找不到是哪几篇被删了的痛苦。名字另类,自有它的坏处

名字自取。
其实我抽奖不需要你们关注我的。看了抽奖后取关也是蛮难过的。
有个手写博小号,喜欢手写的可以看我简介

【喻黄】作业和你是两码事

假如鱼鱼是班长,天天是个每天需要在班长爱的关怀下成长的小少年……

黄少天,作为一个作文能现场胡诌三千字,想到哪儿就扯到哪儿,中间自相矛盾,最后仍旧可以自圆其说的一个让无数文科老师头疼的好少年,他需要一个坚强勇敢,善良友好,温润如玉,清纯笔直的理科好少年给他抄理科作业。

对!文科可以现编,理科怎么办,自己编出一堆圆周率吗?3.141592……黄少天搜索了很久,也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和无比热情的亲和力,在抄遍了全年级理科作业的前提下!

终于!找到了一个完美人选

喻文州!

喻文州何人?霍格沃茨魔法学院首席魔法师……怎么可能呢,他只不过是黄少天同班班长而已。

人看上去清心寡欲,很好!

长...

叶修抓住张新杰的手,深情舔着张新杰因为给他拨龙眼而粘上的汁水,温柔款款地说道:“就最喜欢美人窝在我怀里给我递上新鲜的水果,并且亲手喂到我嘴里了,来来来,啊~”

张新杰黑着脸,把龙眼核取出来,把果肉干脆利落地丢进叶修嘴里:“放你的狗屁,我真是欠你的!”

叶修凑过去,作势要吻他,张新杰死死推着他。叶修亲亲他的手掌心,张新杰立马炸毛了:“叶修你信不信我现在立刻马上把你两只眼睛扣下来换上龙眼核!”

叶修作死干脆作到底:“么么哒,媳妇不要怕。叶哥哥抱”

很ooc
很废了
我朋友和我一样是北极圈cp爱好者啊

半日

注:军耀x明耀x清耀  清水       不喜误入
一直觉得文绉绉的朝代有时候会比那些注重武力的朝代还要凶。

清已经把自己封锁在不大的寝宫里超过三日之久了。这里虽然没有繁复奏折,不需要朱笔批注。但是也没有烟云绕身,美人如画。他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看着天花板,金黄色的花纹烙刻在红木房脊上,沉稳又死闷。

“坐起来”清一愣,转过头看见明坐在他的对面,右手扶着桌子,他好像越来越虚弱了,康乾盛世刚刚被灭了成为了灵魂体的他,要多张狂有多张狂,身上的密云龙纹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即使是刚刚成为这个国.家一方霸主的清也不得不臣服于他。而如今,...

© 闲云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