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半日

注:军耀x明耀x清耀  清水       不喜误入
一直觉得文绉绉的朝代有时候会比那些注重武力的朝代还要凶。

清已经把自己封锁在不大的寝宫里超过三日之久了。这里虽然没有繁复奏折,不需要朱笔批注。但是也没有烟云绕身,美人如画。他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地看着天花板,金黄色的花纹烙刻在红木房脊上,沉稳又死闷。

“坐起来”清一愣,转过头看见明坐在他的对面,右手扶着桌子,他好像越来越虚弱了,康乾盛世刚刚被灭了成为了灵魂体的他,要多张狂有多张狂,身上的密云龙纹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即使是刚刚成为这个国.家一方霸主的清也不得不臣服于他。而如今,身上衣服沉默地被蒙上灰尘,不再是那刚从金.陵迁都至北.京的样子。清知道,当一个国.家没落到极致,前任的朝.代也是蒙上了羞耻。更何况自己这般……

明一直是一个很好的朝.代。他不像元,遇见自己就要打架,大概同时少.数民.族才会同.性相斥?他也不是宋,看上去软.趴.趴的,实则背地里捅刀子,猝不及防……明他有话直说,藏着掖着的时候很少。在他盛世时,从来不插嘴,只是静静看着他,看着一个年轻的朝.代崛起。那时候他也是会为国.家而开心的。慈悲为怀,清这么想。

清乖乖坐好,ying国人带来的东西深深损伤了他的根基,摇摇晃晃不成样子。明一拍桌子,他便抓着床边扶手坐正。

明是来提醒他的。

“我觉得我已经做得够多的了,起码,我是这么觉得。我以为林销.烟,已经够给国人警醒了,没想到……ying国人那么可恶……洋务运动失败是我早就想到的,统.治者的失败我无能为力了。李鸿章……我很抱歉。维新运动,百日维新,那都是慈禧的原因,我早就劝皇上要……”

“住口!”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到即将到来的谈话不会太短暂。“你心里明明知道你是一个国.家的意识,你的意识就是国.家的意识,你自己颓废切莫……”明突然一口气没喘上来,咳嗽了几声,“切莫怪罪别人,你自己从当年变为现在这样,我虽然都看在眼里,但是最清楚的还是你自己。”吐出最后几个字,明端起被杯子。

清不想回答,他其实很软弱,很希望自己能够改变一切。可是,现在实在无力去力挽狂澜了。

抱住头,听着明一段又一段地分析,没错啊,是自己软弱罢了。也许就是自己还沉浸于“天.朝大.国”难以自拔。明为什么不提醒自己呢。

明敲击着桌子,见清心不在焉,便不再说话。无声息地离开了。

清依旧维持着抱头的姿势,直到有太.监尖着嗓子喊:“圣.主”才重抖了精神,掀开帘子,重新走了出去,喘了口气,走向正殿。

明又飘飘然坐回桌前,把杯中水倒在地上,冲洗过后重新放回杯盘中。

明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抬颌问道:“新一个朝代吗?想来差不多了……”“不是朝代”人影说话了,打断了明即将到来的无休止的嘲讽,“是政.权,也是一个新的国.家。”“嗯?”明不懂,新的国家,莫非又是要变为魏晋南北朝那般?“非也。”人影很快给出了答案,“我将只听从‘民’的指示。”“min?”“是的,人.民。接下来的时代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哈哈哈”明突然大笑出声,泪花滚滚落下,捏着宽长的袖子擦干了眼泪,举起手,“在你说出此话之前,我还天真地以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呢。想来,从我开始,不对,从唐领头开始,这句话就够讽刺的了。不过说真的,如果局势能够因此改变,也算是……了却国内乱世了。甚好,甚好。”

人影慢慢散开,明也觉得自己力不从心,抬头看向窗外。早于自己和清,元曾经紧紧搂着宋。隋与唐相互依存,三足鼎立金戈铁马,汉代分分又和和,春秋战国文儒百家……古往今来,向来的帝王制,怕是将要永久地压制了。

是夜,清又再次提笔批折。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心里有底,抬起手,学着洋.人做着欢迎的手势。而人影慢慢聚拢,渐渐可以看出是一个穿着灰蓝军.装的男子,个子不高,神情却很坚定。他捏住了清的手。清轻笑一声:“承情了,新一代,祝你万古长青……”

评论
热度(3)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