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尘缘

剑佩声随玉墀步~冠身惹御炉香。······
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屋外故作娇柔、捏着嗓子唱着诗词的人好似在哭诉屋内人儿的心狠手辣、不顾往日情分。未曾唱久,便和屋内人儿砸出的玉枕撞了个正着,伴随着一阵怒吼:“你要是再唱,今天就不用进来了!”唱曲儿的人轻笑一声,从窗口翻身跳了进去。继而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夏日总是比任何时候都要难耐些。紫薇软剑身着薄被,归一剑端了一盆冰来,为他扇扇风。由于昨夜的激烈运动,完事后紫薇瞪他一眼后就再也不愿和他说话。,归一心知他的脾气,便好言好语劝了小半个早上,才换得紫薇眉眼微红的一瞪。归一深吸吐气,平心静气才把心中欲火压下去。

 

好说歹说紫薇才消了气,搬了长凳坐在庭院里的槐树下,看着飘飘落下的槐花,仔细闻了闻,归一提着一块磨刀石,站在紫薇边上,也抬头看着槐树:“想什么呢?”“没什么啊······你拿着这玩意儿干什么?”紫薇坐到右侧,让出一点位置,归一摆摆手,继续站着。“前段时间青光不知与谁交战,刀刃刮花了一块便问我要一块磨刀石自己去打磨打磨,今日得空便给他送去。”“他最近可闲得慌。”紫薇站起身,说道:“走吧,一起去。下午倚天屠龙不是要回冰火岛了么,送送他们吧。”归一故作惊讶地挑挑眉:“你不是不喜欢他们吗,我以为你不会去的。”“你以为就是我以为了?”紫薇砸了砸他的肩:“话真多,走了,不然一会儿可来不及送他们了。”

 

青光这几天算是真的闲下来了,紫薇归一走过去,他还赤足在河里叉鱼游戏。紫薇和他早就认识了,悄悄走到他身后猛地推了一把,青光没防备,往前走了几步才稳住身形。见归一搂着一旁偷笑的紫薇便知是他和自己玩闹。归一将磨刀石递给他,青光指了指庭院里矮桌上的一盆桃子:“自己拿了吃吧。坐一会儿?”“不了,给倚天屠龙送行去。”“哦,你转性啦,你不是最讨厌那些不顺你心意的人了么。”“嗯,对啊,所以我现在也都讨厌你啊。”紫薇哼哼两声,道个别往码头走去,归一点点头冲青光点点头跟他一道前去。

 

归一揽着紫薇,递上一颗桃子,紫薇伸手接过,撕去桃皮,抬高桃子,归一凑近咬下,“挺甜的”含糊不清。“急什么,咬那么一大口。”紫薇笑笑,也咬了一口。“怎么样,挺甜吧。来年问他要个树苗,长个两三年,也能结桃子。”“随便啊”吃完了桃子,紫薇手往后一掏,摸出归一的手绢擦了擦,擦完直接糊在了归一脸上,揉了揉。归一拿下手绢,怎么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啊。

 

到了码头,已经围了一群人,最前面的自然是绿竹棒和金铃索,后面的圣火令抱着一群小猫咪,小猫咪不听话爱到处乱窜,他还得一个个注意是不是被人挤下了水。冰魄银针还是那么阴阳怪气,走到紫薇身边,紫薇抬了抬眼皮,一脚把他踢下了水,狼狈不堪地在水中扑腾,金铃索和他的师兄弟们都笑了,绿竹棒见金铃索笑了,也搂着他傻乎乎地笑。冰魄银针爬上岸就有兵人把他踢回水里,冰魄银针只得求助倚天屠龙。屠龙原本还不想理睬这种宵小之辈,倚天拍拍他的肩,示意把冰魄银针捞起来,他才不情不愿动了手。冰魄银针站在岸上,浑身湿哒哒,漂亮的头发如今也像鸡窝一样顶着。

 

妙手白扇和碧海玉箫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和倚天屠龙说这些不温不火的送别话。倚天一一抱拳收下。开船时,玉箫吹起送别曲,一路平安。

 

回去路上,归一总是没话找话。

“紫薇,八月份酿槐花酒好不好?”“随你”

“金铃索问我们要些驱寒的药草,冰魄给绿竹棒下的毒还是要慢慢调理。”“明日我去后山看看”

“玉箫说要给我一壶桃花酿。”“把他东西全坑光”

“紫薇······”“你到底要说什么”紫薇停下脚步,看着归一一脸讨好的模样。

“你说那么热的夏天······”

“嗯?”

“怎么会做春梦?”

“性本淫,不可移。晚上自己泡在冷水里醒醒。”

“别啊”

夏日真好,白日做梦也快活。

超想表白 @沈子卿 太太,超级喜欢您的紫薇软剑
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表白
为太太打call
看我看我

评论(7)
热度(65)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