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哨向)Legends never die(完)

(三)

预警:智障无脑玛丽苏(不),我们吃个栗子杯冷静一下,塞把糖。

 

后来我断断续续看到过几次朔间前辈,如深海前辈所说,他仍旧常常躺在树影下,随着日落归山挪动地方。身边总有两个银白头发的男孩子和紫色头发的男孩子拖着被太阳晒得晕乎乎的他挪动地方。

 

他变了。他会带着软绵绵的笑容轻柔地揉揉我们头发,会给我们他喜欢的番茄汁,会像个上辈子的老头子一样,喊着“吾辈”“吾辈”。

 

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当我坐在办公室前,伸个懒腰,关掉电脑屏幕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杏姐姐见我完成了,便招呼我一同离开。路过观察室,突然想起这个月数据还没记录,杏姐姐便魔法般从书中抽出一张表格,示意我跟上。

 

推开门,记录仪突然发出“滴滴”的叫声,着实吓了我们一跳。我们关掉了一个记录仪,继而又有多个记录仪同时发出声音,面面相觑中杏姐姐观察起记录仪上的数据,突然尖叫一声,跑到关着莲巳敬人的营养皿面前。转头看向我:“快,把水排掉!”我急匆匆跑去找控制器,慌乱中还不小心摔了一跤,杏姐姐没了紧张的情绪,笑着扶住我:“莲巳前辈很有可能已经恢复意识啦!”“啊!”我又狠狠摔到了地上。“那我们是不是要去报告给所长?啊,不对,报告给天祥院司令,还是谁?塔里的高层吗?”我坐在地上,晕乎乎得,却能感到自己无比激动。

 

“唔,你先报告给所长,打紧急报告通知申请,然后等所长来了我们听从指令!”杏姐姐打开控制器,水缓缓地被管子排出。我紧急地联系了所长。所长沉默了一会儿:“事关重大,你们先看看情况,我去报告给上层。”便迅速挂了电话。

 

虽说莲巳前辈体重实在是有些偏轻,但是,两个女孩子站在梯子上,还是很难支撑住,杏姐姐示意我来拆除连接在他身上的细小管子,我有些担心她支撑不住,她却冲我做个鬼脸,吐吐舌头。

 

不得不说杏姐姐臂力惊人——

 

我们把莲巳前辈放在医务用的小床上,伴随着一阵咳嗽,他渐渐醒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杏姐姐打个响指,从一边拿出一副眼镜和一套干净的衣服。莲巳前辈点点头。

 

杏姐姐难道是魔法少女吗?

 

莲巳前辈轻巧地打着 双交叉结,间或问了我们一些事情。这时候,所长打开了门,天祥院司令还是一如既往的虚弱模样。他见到莲巳前辈理着衣服,扑上去,像是撒娇一样:“敬人怎么都不看看我呀。”摸着莲巳前辈的脸颊,喃喃道,“太好了,你还能活着······” “砰!”又是一声巨响。看来是朔间前辈踹开了门,他好像平常一样和我们打着招呼,但是看到天祥院黏在莲巳前辈身上的时候,眼神却变了。 整个故事的主人公,站起身,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他缓缓走到朔间零面前,伸出手:“朔间前辈,好久不见。”

 

朔间零好像有些惊讶,还是伸出了手,偏着头为莲巳敬人理好了侧边有些翘起来的衣领:“果然还是小孩子嘛”,然后捏住了他的手,“走吧。”

 

没有一个人敢去拦着他们,不,应该是没有人想去拦住他们。

 

整颗颠沛流离了很久的心,终于回到了它原本的工作地,开始疯狂跳动。

 

突然一只小巧的雌鹿在我们恍惚中出现,用小鼻子蹭过天祥院的手后,轻巧地跳跃着离开,身上绿色发亮的柔顺皮毛像群星闪烁。天祥院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心,那湿漉漉的感觉还留在皮肤上,还保存在大脑里。也许是耳朵里前庭器不大好了,身体摇晃起来,抓住了身边的扶手,失了魂魄一样细语:“敬人······第二精神体······吗?”

 

 

事实证明,那就是莲巳前辈的第二精神体。丛林猫消失后,由于他向导的神经系统仍旧完好,精神体又再次出现,这次是他内心的精神体,有些调皮,有些温顺,又有些可爱。

 

塔里默许了他们两人在一起的事实。他们吵架的频率多了,但是看到他们两人共同的笑脸也多了。用某个银白色头发喜欢模仿朔间前辈口吻说话的小狗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发着恋爱的酸腐味。吸血鬼与佛祖信徒之间的爱情。

 

一次危急任务后,为了庆祝消灭敌对危险分子,塔里特别组织了一场庆祝会。待需要朔间前辈发言时,却找不到他人了。时值白天,该是朔间前辈最虚弱的时候,莲巳前辈无比恨铁不成钢地喊着朔间前辈的名字,慢慢寻找了每一片阴凉土地。

 

终于在塔的高层发现了他的身影,莲巳前辈无可奈何地走上去,身后小鹿蹦蹦跳跳跟在他身后,杏姐姐想跟上去,却被朔间凛月拦下来。看着他和朔间前辈一样血红的眼睛:“我嘛,确实不大喜欢那个混账哥哥,但是嘛,那可是真绪的指导老师,真绪希望的事情,我都希望可以帮他实现啊。”

 

“啊,快看上面”不知谁喊了一句。一大捧玫瑰花从高空掉落,花瓣四散落到每一个人肩头,落到每一个人的眼睛里。

 

(视角切换)

 

一整捧玫瑰花被他扔下312层高塔,花瓣飞舞,底下几个小孩子欢呼雀跃地尖叫着,地上的人看不清身在高处的两个人,迫于凛月精神体和真绪精神体等的阻挡一个个明知不可能却还是要踮起脚尖试着看一看。

 

朔间零看着面前的人,莲巳敬人挑挑眉:“挺好看的。”

 

“哦”

 

“你······没话了吗?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他还是这样的冷静啊。

 

哦,不对,他右手在发抖。

 

敬人突然说上前,拽过朔间零,在他耳边厮磨:“我不是杏,sakuma前辈。”

 

“我还是喜欢跟直接的你。What are you waiting for?”

 

零紧紧抱住了莲巳敬人,好像要把他融进自己怀里一样,敬人的精神体在上一层踏哒踏哒地焦急等待着。敬人把零往后一拽,他们一齐摔下高塔。零疯狂寻找着敬人的嘴唇,细细的吮吸着。敬人轻轻地问着他:“这次,你会接住我吗?”

 

“会!以后都会接住你。”他会一直守着这个承诺,直到自己死去。

 

一只巨大的蝙蝠冲过来接住了他们。雌鹿开心地蹦跶起来。

 

真绪和凛月相视一笑。

 

天祥院在底下看得清清楚楚。

 

感谢苍天吧!天祥院想,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全文我最想突出的是两个字“他们”,而并非“他”,零和敬人之间如果有爱情,他们非得相两情愿、立誓苍天不可,在我看来他们其实都是比较含蓄的人,基本上很少会说“我爱你”,可能最多的也就是“我需要你”。他们的爱旁人看来也许是如同山峦起伏般的激情与平淡的碰撞,而非如胶似漆天天黏在一起的甜腻。他们也许是可乐遇上曼妥思,也可以是芒果遇上碎冰沙(不好意思,这些是我喜欢吃的哈哈哈)

 


评论
热度(8)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