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哨向)Legends never die

防雷:哨向,视角有变化,ooc我的,一些设定我的,写得不好全是我的。

主Cp:零敬

涉及:泉岚,凛绪凛,

 

 

我叫言,按照我的名字,我应该是个好则能言会道、差则搬弄是非的人,偏生我性子静,不喜欢与人多交谈,埋头于枯燥的数字、代码之中。作为优秀的科研人员,我被征召前往塔内研究所工作。接引我的是一个与我年纪相似的女孩子,笑起来很温柔,名字是杏。一路走来,哨兵与向导都与她热情地打招呼,她也一一回应。我惊讶于塔内哨兵向导之充足,也惊讶于杏姐姐不仅能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还能记住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并给予建议。

 

“以后有你在我就会轻松些啦。”杏姐姐揉揉我的头发,我冲她笑了一下。我很喜欢这个爽朗的小姐姐。我也很高兴可以帮上她的忙。

 

首先我最大的任务是记住每一位哨兵和向导,尤其是区分身体结合和精神结合的哨向。杏姐姐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带着我去往资料室。

“······额,这对四星的哨向是一周前完成身体结合的。银色头发是濑名泉,脾气差,嘴巴毒,但是性格老妈妈。”

“这样的吗?”我瞅着画面上面容姣好的男子图片,一张张翻过去,不是营业性的笑容,就是一脸不爽的模样。

“他的伴侣是鸣上岚——,哎,刚刚那张,对,站在他旁边金色头发的是鸣上岚。他喜欢自称姐姐,人超级温柔。超级崇拜教官门老师······酱紫色头发的是四星向导衣更真绪,疏导能力继承了莲巳敬人的优点,精确,干脆的精神控制,但是对他的幼驯染,对,就是旁边这位黑暗哨兵朔间凛月没办法······”

“黑暗哨兵?那他是很凶狠吗?”

“他是老爷爷哦,害怕阳光,爱撒娇,爱睡觉的老爷爷,作为我们暗杀界的第二扛把子。他们结合已经一年多啦!”

“唔······”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黑暗哨兵不是不需要向导吗?”

杏姐姐怜爱地看着我:“老年人需要照顾,这是他原话。简而言之,就是抢了下次遇到他们,记得带好墨镜,超级闪!他哥哥也是黑暗哨兵,不过别在他面前提他哥哥呐,小孩子脾气要上来了。”杏姐姐冲我眨眨眼。

 

此后好几天,我努力记住每一个哨兵向导的名字和能力,包括各种皇室成员,杏姐姐才放心大胆带着我前往研究室工作。我主要的任务是接替杏姐姐一部分伤员治疗工作,并且和杏姐姐等组员一起研究哨兵向导的技能属性提高能力,以及刺激性伤后大脑皮层修复。研究很苦,黑暗中摸索着前路荆棘而行。看看那些相貌姣好的哨兵向导也是一种苦中作乐。

 

就在我抱着一大捧研究资料往回走时,没注意前方,踩到了一个人身上。不是我故意,但就是那么巧,资料全都砸在了躺在地上那人的脸上。“对不起,对不起。您没事吧?”我快速整理着散落一地的资料。

 

“谁啊?”眼前是一个明显带着倦容,口气里全是对我无意叫醒他睡觉的不满。

 

“是个小姑娘啊?不是杏吧?”眼前的人挠了挠头。他可真是好看,半长的头发,猩红的眼睛,清秀而不女气的容貌,就像······就像始祖吸血鬼!

 

“言?你没事吧?朔间前辈中午好啊?一会儿太阳要毒辣起来了,换个地方睡觉吧。或者我把莲巳叫过来?”是杏姐姐找了过来,帮我理着资料,笑着和眼前的黑暗哨兵朔间零自然地像拉家常一样说着话。

 

“算了,我自己挪挪位置吧,小鬼只会在我耳边唠叨个不停。小姑娘叫言?你好,本大爷叫······”“朔间前辈好!”我抖了个机灵,冲杏姐姐吐了吐舌头。

 

“朔间前辈!”听见不远处出传来一声略带愠怒的呼唤。

 

“小鬼找来了,先走啦。”朔间零以他这辈子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来。迅速离开了我们视线。一个发色墨绿色男孩子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好像耗尽了力气。抬起头,翠绿色的眼睛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他······该死,又跑了。”“他往那边去了。”我惊讶地发觉他是个向导,挑挑眉,躲在杏姐姐身后,向他指明了方向。他道了声谢,又带着丝丝怒气追了上去。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帮助他,或许是他身上那种沉重的压力使我想伸出手把他拉出深渊,也或许是他身后跟着的精神体丛林猫是我无比喜欢,更或许,是很可笑的喜欢他尖尖的下巴,精致的锁骨?

 

 

后来听杏姐姐说起他的一些零碎小事件。朔间零是黑暗哨兵,不需要向导。听到下达的指示,朔间零冷笑一声:“哼,天祥院一手遮天的日子也太久了吧?也考虑一下下面人的需求吧?”二话不说便把站在天祥院身边的莲巳敬人拉到身边,强大的黑暗哨兵的威压,使得天祥院的笑容带了点尴尬。朔间零扶着莲巳敬人的后脑勺,冷笑着说:“本大爷需要一个小鬼,一个能唠叨到我情绪稳定的小鬼。皇帝大人不会不满足我这个请求吧?”莲巳敬人轻声抗议了几句,被他轻轻掐住了颈部,天祥院几不可闻地挑了下眉。

 

许久的沉默。

 

“好啊,如果敬人不抗议,我也就没什么意见。保证他的自由权吧,我可不希望看见我的青梅竹马被你强制结合哦。”皇帝大人撑起手,看着敬人的背脊,敬人的背脊感到一阵发麻,叹了口气:“我······”

 

我催促这杏姐姐继续说下去,她却止住了话头。

 

他们经常一起出任务。

 

莲巳敬人是四星高级向导,在他精神状态良好的情况下,可以精神控制两个四星哨兵,短时间内控制三个,良好的作战技巧,深厚的作战经验,远程攻击型的独有向导,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因为他们没有进行身体连接,甚至精神联结都不大有,敬人常在朔间零忙里偷闲的时候接一些紧急任务。而这次······出了意外。

 

一个哨兵和两个向导被敌方阵营活捉,派去了莲巳敬人进行援助,最低要求是带回一个向导,然而这次······组织的错误判断,小看了敌方能力,那只眼中带着少许野.性的丛林猫再也没睁开眼睛。

 

我和杏姐姐出去接应。朔间零抱着满身血.污的莲巳敬人,身后的蝙蝠抓着莲巳敬人已经虚化了的精神体。

 

我感受到了他难得的愤怒。

 

他一字一句地看着我们和身后的官.员们,苦笑而用力地说着:“是你们惹出来的,那边想尽一切办法把他还给我!”

tbc

评论
热度(8)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