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假如魔道祖师里的人物设定与现实不符。。。

假如魔道祖师里的人物设定与现实不符。。。
如有不适,请勿观看。
我没叫你看,你看得心里不爽怪自己哈,提醒过你了,那么大字看不见,你也是真瞎了哦。

江厌离拍完最后一场被凶尸刺穿胸口而死杀青了:
江厌离躺在椅子,呼哧呼哧用手掌扇着风,金子轩连忙跑过去,递上解暑的绿豆汤。
江厌离:热死我了,该死的作者,为毛不写现代剧啊,穿那么厚,热死本姑娘了。
金子轩点头哈腰:是是,老婆说的对。
江厌离:温宁耍我流氓,想趁机摸老娘男人的胸,不知道我男人只能让我摸啊,看我一会儿不去找他算账。
金子轩拍拍手,一个保镖走上前。金子轩:老婆你想怎么找他算账。
江厌离:嘿嘿。就让他嗓子喊哑吧。嘿嘿
金子轩╮(╯▽╰)╭:好吧,老婆最大。去吧,我的皮卡小保镖。
保镖一脸吃了shit一样跑开热。

回忆杀结束,聂明玦回到休息室。
聂明玦:一群不省心的小兔崽子,搞出那么多事儿,烦死了。
江厌离:咯咯咯。
聂明玦:咯什么咯,老母鸡孵蛋啊,孵出蛋了不。
江厌离:孵出来了呀,你看我儿子金凌多可爱呀。多像我和子轩啊。
聂明玦:我好像无言以对了。

观音庙场over
金光瑶好不容易垫着人体模型爬出来棺材,就看见蓝湛紧紧抱着魏无羡。要求亲亲抱抱举高高。看着魏无羡一脸快憋死的模样,笑得又滚回了棺材里。
金光瑶四面朝天躺在棺材里,竖起第三根手指:fxCK。

金凌与江澄拍完树下相对抹泪的那一场后,一起回到休息室。
江澄躺在沙发上,江厌离把他头枕到自己腿上,帮他点着眼药水。结果每次江厌离都点歪一点。药水从江澄嘴边流下。江澄站起来,找纸巾,结果刚从洗手间回来的金凌看到他吓着了:舅舅,你眼睛怎么血管爆啦。啊,你受内伤啦。
江澄无语:你丫受内伤眼睛爆血啊。

蓝氏家宴结束。蓝启仁和蓝涣回到休息室。蓝涣抱起江澄坐到沙发上。
蓝启仁看到此番此景,想和虞紫鸢好好说教他们。结果看到她倚在藏色散人怀中互喂苹果,想找江枫眠,却更加要吐血。魏长泽搂着江枫眠说着话,江枫眠一脸嫌弃看着他,魏长泽见他这个态度,一下子压倒江枫眠,吻住江枫眠。
蓝启仁回过头,想自己去教育一下蓝涣。结果刚看一眼,他就直接晕倒在地。
蓝涣抓过江澄的双手举至头顶,用抹额绑住。江澄用嘴,解,着蓝涣的扣子,蓝涣凑上前,江澄轻轻咬,着蓝涣的耳垂,小心翼翼的地磨动着。(以下不可描述,活,春,宫)

拍完最后一场,小朋友们和忘羡都回来了。金凌首先扑向蓝思追,欧阳子真也抱住蓝景仪。罗青羊连忙拍下来。
蓝湛搂着魏无羡,把他压在沙发上。魏无羡翻个白眼:二哥哥我是很爱你的,但刚刚我们才来了一发,放过我吧。再要,自杀。魏无羡翻到沙发后面,警惕的看着蓝湛。蓝湛只好好声好气的劝他回来:不会不会了,快回来,累一天了,我给你按摩按摩。
魏无羡这才回来,躺在沙发上让蓝湛按摩。蓝湛看着一边颠鸾倒凤的兄嫂好生羡慕。
蓝涣挑挑眉毛:弟弟还嫩哦。没事,魏无羡好搞得很,加油吧。

这时双道长们回来了,阿箐连忙跑过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薛洋一脸嫌弃看着阿箐。对着道长们说:道长,要点什♂么♂服务吗~
两边各甩来一道拂尘。晓:不要。我只要子琛就够了。
宋道长好感动。
晓星尘:我只要子琛身南体上安慰我,我就会很高兴了。
宋道长╭(°A°`)╮:你逗我呢!

后来大家都各回各家,各找各男人去了。
金光瑶还躺在棺材里:人呢,救我啊!死哪去啦,你这样在金麟台是要被断腿哒。
聂明玦:哦,原本想救你的,现在看你挺开心的,我去和他们唱k去了,你就自己玩去吧。
金光瑶:exm。聂爸爸我错了。。。(ಥ_ಥ)

评论(17)
热度(76)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