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盗墓笔记】药需要嘴喂嘛!之吴邪不懂

小短篇,是看到自己以前写的小段子后下定决心要扩写一番。

车就算了吧,毕竟是短篇,再扩写几乎也只是清水(?)。




自从青铜门中出来后,小哥的生活自理能力更加不能直视。天天就只是坐在房间内,看着吴邪、胖子为他奔来走去,从来都只是一副事不关己,淡然处事的样子。每每吴邪看到他凝视着窗外,不由得叹息世事无常。不过好在小哥还记得吴邪与胖子,只是他见到小花与瞎子时,那种杀气与一种莫名的感情是掩饰不住的。

吴邪与胖子带着小哥奔走在各个城市,各个精神方面的医院中,只要听得一点消息,不管多远,绝对会立马想办法赶过去。

其实吴邪不止一次怀疑过小哥是装的,但一看到那双淡然的双眼,心中的疑惑不由得随着叹息灰飞烟灭。

吴邪每天都陪在小哥身边,事事亲力亲为,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小哥除了他,谁也不让碰,哪怕是胖子。

一天,吴邪趁着小哥睡着了,拉过胖子:“胖子,你说小哥脑子是不是坏了,我教了他那么久的生活常识,他总该知道怎么拨橘子皮,怎么开水龙头,更关键的是他总该知道药并不需要嘴喂吧?啊?”

胖子有些迷迷糊糊,一直在点着头,含含糊糊的应着,但听到最后一句,脑子一下清醒了:“什么,药用嘴喂!”他使劲晃着吴邪:“小三爷,你脑子被潘子的枪打坏啦,小哥怎么会不懂这些!”

吴邪一下子蒙了:“啊?!”

吴邪当晚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小哥的房间,只听得:“你来啦。”这一声不含情绪,冷冷清清的声调随着身后门的重重关上而响起。

吴邪有些慌乱,颤颤抖抖的环顾四周,寻找着小哥。

这时身后一个滚烫的东西攀上了自己的肩,把自己给掰转过身,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睛。

吴邪笑了笑:“小哥...”

张起灵抚/摸/着吴邪布满伤疤的手臂,一道一道的/摸/过去。

吴邪颤了颤,笑着握住小哥的手:“没事的,没事了,没事啊,我能够再次见到你,我就再也不会有事了。”

张起灵抱住吴邪。

吴邪趴在他的肩窝中:“小哥,以后不准骗我,就是小事情上也不准骗我,不然,我就进青铜门里,不论你怎么求我,我也不出来!”

长时间的一段沉默过后,吴邪终于听到了他的回答:“嗯!”坚定无比,不肯放手。

吴邪抱紧小哥。这夜还长,时间还长,以后的日子还长。我们的年华尚且正好,有的是机会去品尝。


评论
热度(20)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