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brigsfluss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魔道祖师】日久生情(聊天体)

金凌有话说:这个群主要是为舅舅等基佬专门设置的,也是为了让各位了解基佬生活的群。但为了群中和谐,群中也有不少正常(?)的情侣,比如我爸妈,薛洋和阿箐。同时这个“日”字,和向日葵的“日”,锄禾日当午的“日”统一意思,是肏。呵呵





虞紫鸢:江枫眠!你给我死出来!

江枫眠:三娘子,有何事?【小心翼翼.jpg】

虞紫鸢:你昨天怎么又没回家!

江澄:娘,淡定一点。

虞紫鸢:你闭嘴。江枫眠你昨天去干嘛了,如实招来。江澄,紫电呢。

江澄:娘。【双手奉上紫电.jpg】

江枫眠:儿子你。唉。

江澄:渣爹闭嘴。

虞紫鸢:你给我回话!不准你训儿子,训你的最爱的大徒弟去😡😡😡😡😡😡😡😡😡

江枫眠:三娘子冷静。我昨天去应酬了啊,你知道的我很忙的。

虞紫鸢:忙!好你忙!@藏色散人

藏色散人:魏长泽你个不要脸的,敢自己出去开房了啊!

魏无羡:爹,你干啥了。

魏长泽:我昨天只是和前任江宗主出去应酬了啊。

藏色散人:出去应酬要到床/上去吗!

魏无羡:爸,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二哥哥抱紧我,我好怕。

蓝忘机:嗯,别怕。

江澄:滚开。

蓝曦臣:晚吟也要吗?你开门。

江澄:干嘛?

蓝曦臣:开门啊(^з^)-☆

江澄:卧槽,蓝曦臣,你什么时候来的。

蓝曦臣:在你问娘的第一句话开始我就在赶来的路上了。

江澄:😅你不用这样啊。

金凌:舅舅你又秀恩爱。很不开心。

蓝思追:凌凌不要难过,我们可以@蓝景仪

金凌:懂得。

蓝景仪:?你们又要干嘛。

蓝思追:凌凌来我这儿。

金凌:讨厌啦,你来嘛。

蓝思追:不要你来。我这儿可空了,我也买好了香草蛋糕,准备嘿嘿的时候,涂/抹到你的身上各处。

金凌:讨厌,我马上来。

蓝景仪:尼玛,叫我来就是为了看你们秀恩爱?

金凌&蓝思追:对啊

蓝景仪:单身狗也是有尊严和力量的!

蓝启仁:蓝景仪你家训抄完了吗?!

蓝景仪:先生我马上去抄。

江枫眠:三娘子我只是,我,我是被逼的,就是魏长泽这个小人勾引我的。

虞紫鸢:那好,你说你是被逼的!那你怎么是在下面的那个!

江枫眠:!

虞紫鸢:你还不说实话!说!你是不是为了掩饰自己是给而和我结的婚!

江枫眠:事到如今也只好承认了。三娘子对不起。

藏色散人:那你喜欢我是不是也是假的!

江枫眠:是的。。。

江澄:渣爹,死给。

江枫眠:你好意思吗!

蓝曦臣:^_^爹爹说什么?

魏长泽:眠眠别怕,我护你。

藏色散人:你们,还眠眠,恶不恶心!

虞紫鸢:江枫眠,我从此与你恩断义绝,从此不再往来,离婚吧。

江澄:娘,你要想好了呀。你是打算再婚还是什么的,下家找好了不。

江枫眠:臭小子,你,还不帮我。

江澄:帮你干嘛,你不是最喜欢魏无羡和魏长泽了嘛。

藏色散人:太好啦,三娘子来我怀里睡,么么

虞紫鸢:讨厌啦。么么。

虞紫鸢:等等,江家一群难道都是受嘛!

虞紫鸢:江澄,魏无羡,金凌,现在是你!江枫眠,你竟然也是受。

江枫眠:【葛优躺,现在在魏长泽怀中.jpg】搞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虞紫鸢:!耶,是的勒。

江澄:蓝曦臣,我不要吃,我不要。

蓝曦臣:^_^晚吟乖。叫涣哥哥就不吃。

魏无羡:吃什么啊,师妹,嘿嘿。

江澄:要你管,怎么哪儿都有你。

蓝曦臣:某个不可言喻的东西。

江澄:唔,涣。涣。。涣。。。涣哥哥。

蓝曦臣:晚吟真乖,吃下去了。

金凌: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蓝思追: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蓝景仪: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蓝曦臣:是烧糊了的青菜,食物不可以浪费。

金凌:切。

蓝景仪:切。

蓝思追:蓝景仪你家训抄完了吗!

蓝景仪:呜呜,怎么看到我就问这个问题。

蓝启仁:!

魏无羡:蓝老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一定要问你,不问你我寝食难安,百思不得其解,晚上都无法早早入眠。

江澄:一看就是你家二哥哥的天天。

蓝启仁:若有关学识问题的话,问吧。

魏无羡:那我问了,蓝老先生,你为什么没结婚啊,该不会也是个给吧。

江澄:噗嗤,魏无羡你找死。

金凌:噗嗤,魏无羡你找死。

蓝景仪:噗嗤,魏前辈你找死。

薛洋:噗嗤,魏无羡你找死。

蓝启仁:你,不知羞耻。

魏无羡:那不是我的二哥哥的口头禅吗,对吧二哥哥。

蓝忘机:嗯

魏无羡:蓝老先生,你该不会喜欢上了你哥,然后你哥故世,为了蓝家,你坚持不娶,镇/守自己的贞/操?

蓝启仁:你,你,你,噗【血流一地.jpg】

江澄:快叫救护车!


今天一点都不污啊。

老司机不开心了。

我的脑洞去哪儿啦。

快帮我找回来。^_^








评论(22)
热度(126)

© Gebrigsflu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