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羊花】潮打空城(现代au)

你们迟迟没有决定,那我就……找不开车的写,先写一点,反正最多三篇内完结,基本欢乐调

我要带洛风裴元大师兄玩

(被拍飞,你就是想带着裴元出场)

——————————————

这天,虞念被迫改变了发型。

是的,他和洛风在四合院里比试着剑术,被洛风一剑削去半截头发。裴元窝在红木椅子里,眯着眼睛,手里握着早上洛风给自己泡的普洱,凑到眼前,被白雾迷了眼,被那袅袅热气几乎熏地再次睡过去。

听得前方穿来一阵惊呼,猛然惊醒,杯子里的热水烫到了手,一双带着丝丝凉气的手扶住杯子,握住自己有些被烫红的双手:“阿元别急,没事没事。”

裴元把洛风赶到一遍,虞念右手按着剑,左手接着头发,脸上还淌着一道伤口,裴元只得安慰他:“啊,虞师弟,没关系的,大不了我罚洛风把头发全剪了赔罪可好,虞师弟仙风道骨,我那师弟不会嫌……”

“啊,虞念你怎么了。”颜霖捧着一堆医术,惊讶地叫到,把书丢到桌上,抚着虞念,嘴里喃喃,虞念感动不已,刚要热泪盈眶,就听得颜霖念叨:“完了,这人本来就傻,已经没人要了,我才可怜可怜接纳他,现在连好看的相貌都没了,怎么办啊,虞念,你爸爸我怎么才能把你嫁出去呢,算了,咱们不去祸害人家姑娘了,爸爸养你一辈子……”

虞念想哭,虞念很想哭,虞念想把洛风打一遍,可是他打不过更想哭了。

颜霖是个爱开玩笑的,捧着虞念的脸,撒上药粉,伤口止住了血,虞念可怜巴巴的样子,还是让他笑弯了一双眼睛,吧唧一口亲上去。

裴元和颜霖是Q组知名的法.医组合,当然,洛风和虞念也是专业的刑.侦搜.查人员。好好的刑.侦受伤不去正规医院反而跑来法医这里讨要安慰也是头一回见来。一来二去,先是洛风常常自己跑来裴元这里蹭蹭摸摸求安慰,捎带着自己徒弟虞念也学着跑来找另一美颜万花颜霖蹭蹭摸摸求安慰。

常有更小的后辈问起洛风为何会和裴元对上眼。洛风总是轻轻一笑,抚抚心口:“我这颗心,一看见他,就开始狂跳了呀。”众人纷纷捧着肩膀,作出寒颤模样,大喊恶心。洛风挂着那一抹不可测的微笑看着他们。他们怎么会知道,那常年说着:“活人不医”的冷酷小法医,看见自己半个肩膀挂着血,是怎么样的手足无措,在那红蓝闪烁的警.车灯光下,默默咽着眼泪用尽所学为自己止血。那时的模样,那种孤独无助、脆弱崩溃到极致可怜的模样,他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

虞念是个直性子,别人问起,他便只道:“阿霖好看,非常好看,从头发到脚掌,每一处我都喜爱,我喜欢他。”被虞念按着肩膀的颜霖扭着肩要去打他,却被他咬住了下唇。

评论(6)
热度(9)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