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停云平江

是上篇花间师兄和蓬莱的段子,全文伞花。微双丐

路行知是个会爆玉石的花间,很强,非常强。因为很强,所以跑出谷在天下瞎转,跑到一个孤岛上选择钓鱼玩。

钓到一条奇怪的银白鳞片的梭子形状的鱼,咬着钩子扑腾几下竟然一翻白眼装死过去。

路行知觉得好玩,便蹲在一遍偷偷观察,那鱼竟然悄咪咪地往海里挪。快接触到海水了,路行知又把它抓回来。它甩了路行知一脸水,又躺到沙滩上装死,时机一到又往海里挪。往来几次,鱼终于化出人形,对着路行知又叫又跳,路行知随便摔了一个商阳指,它竟然冲着大海大喊哥哥。

路行知觉得好笑,“你叫啊,你叫啊,你叫破喉咙都没人来救你。”

顿时碧浪滔天,一个散仙似的白衣男子踏浪而来,“破喉咙来了”。他持着伞冲着路行知一指。

路行知一身秦风套装被淋湿得七七八八,顿时心里也恼火了,冲上去二话不说打了起来。

省略三千字打戏……

反正路行知就是输了,输得也不难看,比较那个蓬莱老是用水淹他,他又不善水,好不容易咳干净喉咙里咸涩的海水又被淹了一大口。

蓬莱还是好心地把路行知送回了岸上,路行知瞪着好看的丹凤眼摊在蓬莱怀里:“咳咳……你叫什么名字咳咳……”路行知还没这么狼狈地被打趴下过,心中尤有怨气。蓬莱拍了拍他的背:“方蓁明,他是我弟弟,我是这片海域的……按照你们的话来说算不算是龙太子?”路行知冲他翻个白眼,翻身离开。

隔天路行知恍惚间自己走到了那片沙滩,坐在一边看海鸥飞舞。旁边路过两个叫嚷个不停的丐帮。路行知知道对他们呵斥“噤声”是没用的,便收拾好东西想离开,却看见丐帮那鹰抓住了一条鱼,飞速向他们飞来,路行知看见是方蓁明的弟弟,心存善意,便把鹰打了下来,将那小蓬莱送回大海。

那丐帮可不乐意了,你伤了我的鹰 又影响我泡妹子,你破坏我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那我就墩墩墩揍你。

路行知虽然武艺真的不差,但是面对笑醉狂的双丐组合实在吃力,被打得好不辛苦。衣服都破了不少。

那小蓬莱也没急着沉入海底,看见路行知被打忙呼唤哥哥上来。

方蓁明看见,诶,你们怎么打架还扯人家万花衣服,于是一个大浪把两个丐帮卷到海里,又放到隔壁岛上,往他们嘴里灌了不少腥气的死海水。

路行知猛地一抽起,被那两个丐帮前后夹击真的不好受,怕是有些内伤,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方蓁明快速地接住他,按脉发现他的状况不对,便运起一口仙气,直接对嘴渡给了路行知。

小蓬莱哇地一声捂住眼睛,师兄你那么开放,弟弟受不了。方蓁明白他一眼,却又脸微红。

下水前特地给路行知吹了个泡泡把人罩在里面好生护着。

路行知在龙宫里好好修养。方蓁明这几天好好思考了一番,大概这就是人间所谓一见钟情,便脑袋一热跑去冲着还在喝药的路行知告白:“我喜欢你,做我老婆”如此云云。

路行知把手中黑苦、还带着腥味的中药浇了方蓁明一身,脑袋一热:“打得过我,我就叫你相公。”路行知啊路行知 聪明了一辈子,怎么就忘记自己在陆地上就被人家打得狼狈不堪,何况在人家地盘呢。

路行知被方蓁明压倒床上,咬着牙,气愤极了:“起开”

“叫相公”

“你……!起开啊”

“叫相公啊”

被方蓁明磨着的那块软肉发着痒。路行知只好把脸蒙在被子里:“相……公”

“什么?”

“起来啊!”

小蓬莱:配角不需要名字

双丐帮: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琴花/羊花指路☞

<a href="http://fushenyanxing114.lofter.com/post/1dcbec65_12d1f84f0" class="f-atbox s-fc2" target="_blank"  >http://fushenyanxing114.lofter.com/post/1dcbec65_12d1f84f0</a>
 点不开可以看评论

评论(1)
热度(17)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