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焚琴煮鹤

cp:羊花/琴花,一丢丢伞花

只是段子

 
 

沈临安是一个普通万花弟子,也是一只修炼了百八十年的白毛小仙鹿。天资好,早早地在花海中被点通化了形,在孙思邈手下学医。

 
 

学成出谷打算游历一番再开设医馆接济苍生,在扬州遇到个傻子王爷,打算学习圣贤养鹤弹琴,但毕竟是个傻子,啥都不会,只会怨是琴不好,鹤暴躁,便轰轰烈烈,人尽皆知地把两种美物销毁了去。

 
 

沈临安实在看不过去,便上前夺去琴,牵着鹤跑路,被傻子王爷和一众打手堵在断垣残墙处,拿出笛子抖抖索索甩出一道没啥攻击力的乱撒(本来嘛,就一专修离经出谷被逼着学了几个防身手段的万花,你打算有什么攻击力。)

 
 

自然是被打手看不上的。沈临安悲催地想:我刚出谷就要被打死了,真惨,出来前我就该多抢点孙思邈的仙草。

 
 

琴本不是普通的琴,鹤也不是普通的鹤。琴早就有了灵,甚至被杨逸飞指点开化过。鹤修炼了千百年,被抓住只是懒得逃,也想着自己活得够本,便也不逃了。看到万花要被人欺负,二者化了形好好揍了王爷一顿。

 
 

万花哆哆嗦嗦站起来,指着眼前青衣男子和黑衣男子:骗得我好辛苦!飞身跳出断墙。

 
 

两人隔着一段距离跟在他身后。

 
 

万花蹲在水边,想着世道险恶,连妖之间都没了一点信任和温暖,便打算回谷,却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名字,抬眼一看,是星弈一脉的师兄,平日里关系不错。师兄身边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撑着伞为师兄挡着太阳。

 
 

沈临安扑倒师兄怀里,看见白衣男子皱了皱眉,却被师兄踢了一脚没做声。沈临安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师兄,师兄想了想,这小白鹿本就一直养在花谷里,一出来就受了委屈,这可不行啊,便牵了沈临安的手:“师兄带你去报仇。”师兄是个会爆出暴力玉石,一脸“莫挨老子”的纯正花间,沈临安看早就知道琴和鹤小心翼翼地跟着他,自己也没受多大委屈,就这么打上去实在说不过去,便还是让师兄算了算了。琴与鹤好好地向沈临安解释了一番,保证沈临安的安危有他们担保,师兄才由着那白衣的蓬莱牵着走。

 
 

然后就这么3p了呗。

 
 

师兄:我名字呢!

琴/鹤:楼上别bb,我名字呢?

蓬莱:楼上你们说什么?

琴/鹤:错了错了,爸爸错了

 
 

来,谁来接下这个段子。

 

评论(2)
热度(24)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