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周江】方天守(1-7)


1
江波涛是初二的时候被母亲带到了S市。

那一年,天气很好,傍晚的火烧云燃尽着最后一寸浅蓝的天空。

初一开始父母就争吵纠纷不断,父亲摔了母亲的首饰,母亲则把父亲刚完成的画作付之一炬。江波涛躲在自己房间中,瑟瑟发抖地做着作业。

后来争吵越来越少,两人形同陌路,原本是比翼的双飞鸟,还没到大难临头就已经分道扬镳了。江波涛抓着门把,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年,总会对父母这般有所恐惧,控制不住地留下眼泪。

后来父母终于离了婚,母亲带着他到了S市。S市里小姨见母亲每日忙于工作,便提出可以帮助照顾江波涛,家中也有个那么大的孩子,可以在一起做个伴。母亲坚决要补偿小姨,留下一张银行卡,揉了揉江波涛的头,告诉他,周末便接他和她一起住。江波涛抱了抱母亲。母亲每日都很辛苦,瘦了好大一圈。父亲虽然也很辛苦,但是他已经在社会名流逐渐上崭露头角,风光无限。而母亲做不到,事业尚未稳定,没了自己,那便一无所有。

自己要握住她的手。

2
小姨家有个比自己大将近一岁的哥哥,小姨牵着江波涛的手,怯生生地探出头,对着眼前的好看的少年喊了一声“哥哥”。

周泽楷握着刚扯开拉环的可乐,一时间愣了一下,他有些内向,不善于说话。过了很久才把手中的可乐递过去,“给你”。便落荒而逃。江波涛看着手中的可乐,天气炎热,罐身边上划下一道又一道水痕,钻进自己干涸的手掌心,一遍又一遍。

江波涛是个随遇而安的孩子,很快就和小姨一家熟络起来。得体的言谈,雅而不俗的玩笑,开得恰当又风趣。周泽楷瞄着坐在自己身旁浅笑的少年,低头扒着饭。

虽然是新学校新环境,靠着良好的口才和极佳的人气,江波涛就这么懵懵懂懂地当上了副班长。他成绩好,人又开朗,四周懵懂的少女们开始偷偷用彩色的水笔在漂亮的信纸上写下一封又一封情书。

江波涛看着抽屉里每天都多出来的情书,在同桌杜明调侃的眼神中收拾好抽屉,在上课时踢一脚对方的椅子,对方猛地坐下后,臀骨磕到椅子边疼得龇牙咧嘴作势也要向江波涛踢去,被老师发现,又是一节课的罚站。

下课后江波涛仅用一小袋猫耳朵就收买了人心。

3
周泽楷已经初三了,放学总会晚些。江波涛就待在教室里写作业。周泽楷敲几下教室门,江波涛抬起头对他笑一笑,背起包。有时候遇到难题,便把试卷攥在手里,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听着周泽楷的解答。

没事的时候,周泽楷就靠在椅背上,听着耳机中的英语听力。周泽楷人长得好看,成绩也很好,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草。除了语文与口语交流上有些缺陷。其他总是名列前茅。

江波涛很高兴他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哥哥。

4
周泽楷经学校推优到了市里最好的学校。于是参加了为期一周的化学竞赛培训。江波涛晚上十一点起来找水喝时,周泽楷还坐在书桌前苦思冥想。

江波涛倒了两杯水,用脚尖轻轻踢了几下门。周泽楷直起身子抬起头,江波涛将水放在他面前,桌上摆着一本极厚的化学辅导书和基本高中化学书,草稿纸上是密密麻麻的化学公式。江波涛合上门前,又探出头:“早点睡……哥哥。”

周泽楷无言地看着合上的房门,喝了一口温水,关上灯,却没急着去休息,捂着脸,坐在椅子上。

江波涛随手折的夜光的幸运星在黑暗里慢慢放着光。

5

母亲工作越来越忙,越发频繁地出差,出国。小姨善解人意地将江波涛留在了自己家里。母亲哭着抱住了自己的姐姐,这场景倒有些好笑。

江波涛升上了初三,周泽楷去了A中,一周回来一次,回来就见他在奋笔疾书地写着作业。越是好学校,作业越是精致得多。

江波涛对于化学十分苦手。对于他来说,初中物理不过是背个公式,记个题型就能做出来的事情。而化学是怎么样也突破不了。数学成绩总是掉在130+上不去。即将中考了,急得江波涛瘦了好一圈。

在几次的理科打击下,江波涛终于有些崩溃了。深夜关上房门和所有灯,抱着膝盖小声抽泣。周泽楷听见声音,轻手轻脚地绕过父母房间,打开江波涛房门。江波涛哭得用力没有注意到周泽楷已经站在他面前。周泽楷叹了一口气,慢慢圈住了江波涛逐渐消瘦的肩膀,揉了揉他的头发。

江波涛闷声说道:“我可能没法和你上一个学校了。”

“你可以的,还没结束”

“我是不是太差劲了?”

“没有,都有坎坷。”

江波涛絮絮叨叨地念起自己在面临的压力与苦恼,埋在周泽楷的怀里他总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安心。

说得久了,困意终于上来了。倒在周泽楷怀里,有些沉重地呼吸着,偶尔咳嗽几声,周泽楷拍拍他的背,将他放到了床上。

6
第二天醒来,周泽楷已经收拾收拾准备回学校了。桌上有一张纸条,无非是些鼓励的话语,右下角一个小企鹅圆滚滚地向他打着招呼。江波涛捏着纸条,向路过他门口的周泽楷一笑,周泽楷也回以一个帅气的微笑。

7
中考前几天,江波涛热感冒了,头晕呼呼的,考试那天也是有些喘不上气,小姨担心地摸了摸他的头。母亲也赶了回来,从出租车上跳下来,穿着高跟鞋跑到考场门口,喘着气告诉江波涛不要有压力,考不好没关系,尽力就可以。

江波涛还是有些难受,考数学时鼻子又酸又疼。

成绩下来,果然是数学考砸了,比平时要低六七分。好在语文英语稳定发挥,仍旧让江波涛进了第二志愿学校。

巧的事情接二连三。

学校换了新校址。开学的时候,江波涛的学校和周泽楷的学校变得只有一墙之隔。A中B中学生可以在操场上看着对方肆意撒野。

江波涛在篮球场上坐着,冲着刚跑完一千米尚且还气喘吁吁的周泽楷灿烂一笑。

周泽楷心中的那朵矢车菊绽放了最美的蓝色

TBC

评论(4)
热度(19)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