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Crave you(三)

 

一点点韩张(我是张副队的可爱小粉丝,真的不是黑,我就喜欢霸气奶妈)

 

叶修出任务前总是烟瘾很重,手倒还是那么纤长白净。蓝河从外面回来,一到午后,斯文顿这座藏身于广袤沙漠中的城市风沙逐渐开始变大,刮得人脸生疼,蓝河扑到床上柔软的被子里,才喘息一下,又跳起来指着靠在窗边吞云吐雾的叶修:“受不了了,我要和你约法三章!”叶修淡定地吐出一口烟:“小蓝啊,我跟你说啊,跟我搭档呢,第一要求就是要能忍受我抽烟······”蓝河点点头,真诚地捧着脸坐在床上看着叶修:“啊,我明白的,所以这就是叶上校至今保持着向导心中最嫌弃的哨兵第一名的原因吗。叶上校可真不容易啊。”蓝河慢悠悠地拎着叶修的被子:“我现在给你三个选项,一、再开一个房间,哦,喻队来之前跟我说过了,除开必要经济开销组织会下令批准通过,哨向之间发生矛盾,任务期间的经济支出全权由哨兵支出,否则直接扣工资和调休。二、你出去抽完了再进来,不准在我面前抽烟。三、我帮你守着。”

 

“小蓝啊······,我瘾大了,改不掉了。”

 

“那就把烟给我,我给你收着,每天一包,想多抽,就预支隔天的量,反正一周只有七包,抽完了就没了。”

 

“小蓝同志这样不好吧?”

 

“嗯,也对,这种事情有些逾矩了,我先和张指挥和喻队打个报告,写个申请,不然以下犯上总是不好的,还是叶上校考虑周全,我学到了。”

 

“诶,不是······”

 

“喂,喻队吗?啊!是黄少!······没有没有,叶上校没有欺负我,我有个事儿······啊,叶上校,黄少叫您听电话。”

 

叶修按住蓝河的手,疯狂示意:“我听,我交,我交出来,话唠你先闭嘴,小蓝······”蓝河缓缓地举起手机,上面是录音界面,点击保存,再次播放,音量开到最大,房间里充斥了刚刚的对话,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小蓝你学坏了。”叶修内心无比挣扎地把烟交了出去,蓝河一挑眉毛,偏过头,微微笑,叶修才把身上最后藏着的两包烟交了出来。蓝河清点了数目,好好收好。叶修身上没了烟总有些不适应。蓝河示意他和自己出去走走。

 

“张指挥有说明我们的内应是谁吗?”蓝河靠在叶修身边,忍受着几个高阶无向导的哨兵对自己的窥视。叶修不动声色地将他往自己身边揽了揽,暗示着主权。蓝河心安理得地贴着他走,轻轻地捏住了叶修的衣袖,很好地保持了一定距离。

 

“张新杰做事向来严密。之前有几组哨向早就派了出去,实在说不清是哪一组。他做事向来两手准备。”叶修心中有几个人选,但是还是没有准确的把握,在情况未明了的时候,他最先能相信的只能是张新杰,好在张新杰的判断还没有出过差错。

 

“两手准备?”蓝河伏在他耳边,热乎乎的空气惹得耳朵一阵瘙痒。

 

“在必要时刻,就算是医生也得上战场。”叶修还记得有次缉毒事件。老韩和大毒枭打得不可开交,内鬼突然反水。张新杰直接脱了手术服,捏着手术刀,拎着一卷纱布直接冲进去,吓得还在放着闪光弹的张佳乐直接放了个哑炮。就在所有人都为霸图捏着一把汗的时候,张新杰脸色阴沉地提溜着毒枭走了出来,毒枭咳出些许血沫,他的肋骨下方明晃晃地插着一把手术刀,晃得在场所有人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肋骨,感叹一声还好没断。就算是以硬汉著称的韩文清此刻都不再言语,安静地躺在手术台上,张佳乐不怕死地在胸前画了个十字,虚递给韩文清。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望过去,张佳乐立马装作在清点弹药。

 

蓝河还闷着声嘀咕着下一步行动如何开展叶修却把他带去了一家酒吧。

 

里面充斥的几乎全是哨兵的雄性荷尔蒙的味道,蓝河捂住了鼻子,叶修从善如流地紧紧搂住他:“注意周边交谈举止,你的能力是能扩大听觉范围是吧?”蓝河凑在他胸前点点头。“那好,你一会儿不要离我太远,我去套信息。注意别乱喝东西,这里的果汁都带着一点酒精。”蓝河小声抱怨:“明明整个联盟里就你最不会喝酒,再说我也不弱。”挥挥自己的胳膊,叶修摸摸他的头。蓝河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腹部还有六块腹肌,但是总被哨向学校的朋友们轮流捏过去,看似遗憾地喊着劲道不足,不够塞牙缝。蓝河凶凶地朝他们挥了挥拳头,他们一哄而上摸摸蓝河的头。蓝河头发又顺又滑,笔言飞最喜欢玩他头发,上课被春易老警告过几次才有所收敛。眼下,叶修也摸得起劲,蓝河捂着脸,去吧台点了一杯,端着酒杯瞄着叶修融入在这个人心深不见底的酒吧里。

 

 

暂时只能更新这么多啦,每天出去考试。上一篇已经有小朋友猜出cp啦,会尽快写出来给大家雅俗共赏的。

 

谢谢各位支持。

 

 

 

评论(1)
热度(13)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