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迦楼罗很少看到自己的哥哥露出这样的神情,他总是喜欢眯着眼睛,从嗓子眼挤出几句嘲讽,对自己最是毫不留情,哦,他只想吞了他爹,根本不会去考虑唇枪舌战。

在他收了翅膀站在摩诃身边的时候,正想开口说道几句,却发现他只是漠然地望着远处。远处那一簇开的正艳的曼珠沙华。火红一片地挤在山头。孔雀大明王晃动几下身子,站在了花面前,缓缓蹲下。迦楼罗跟在他身后。银白色的头发垂到了他身前。搭在了花蕊上。很是妖艳的一番景象。

迦楼罗无意识地动了动。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摘了朵花,摩诃正不满地瞪着他。他把花插在摩诃耳边。轻轻笑了笑,“很漂亮……(像妈妈一样漂亮)”最后那句他没说出口

……

(你们在一起好不好)

评论(1)
热度(23)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