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Crave. you (二)

欢迎大家来捉虫


斯文顿地处荒漠中心,四周沙漠60%是流沙,稍有不慎便会被流沙吞噬,就算是有先进的仪器导向预测流沙走向,也有生命威胁,因此十分危险。

受于直升机带起的尘沙滚滚翻涌在这一块中央,倒是阻隔了流沙,迫使流沙换道转向。

蓝河跳下直升机,刚想喊一声:“叶——咳咳——修”四周的沙土涌入嘴中。叶修拢了拢防沙衣物,收紧了防沙口罩才慢悠悠跳下直升飞机:“小同志不要激动,我早就跟你说这里风沙多了嘛······”可你没说组织直接给我们下放到这么个鬼地方啊。蓝河内心泪流满面,捂着嘴巴,泣不成声。“要不,你和我凑一凑?”叶修拎着脖子上一小块围巾向蓝河示意,“哥很贵的,不免费啊,一分钟五块”。蓝河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好在飞行员是个靠谱的,把一套备用装备给了蓝河。蓝河瞪着叶修,迅速穿起了衣物。

斯文顿虽然地处沙漠,本身却是个水源充足的中型城市,白天走在这里,实在汗流浃背,好在树荫飒飒,甚至还有较高盐分内陆湖的存在。如同一个怪物一样存在于这个沙漠。也像一只巨兽,吞噬着这里每一个人的灵魂。

这里离塔极远,法外之地,总是有着各色各样的人群,善恶自有道。越是危险至极的地方,越是善恶难以分明。人人揣着一汪湖水那么大的心思,在这个上街买个菜都要揣着左轮手枪的地方,没个核桃大的心眼还真是没法活下去。蓝河直直往前走,小时候就开始卧底培训素质现在很好地体现了出来。他听觉很好,向导素扩散一点就能把周围人的说话声放大十倍,就算是目不斜视大步流星往前走,他也一样能听到身后数百外人的交谈声。周围人很是寻常地讨论着最近发生的一切,蓝河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个单词在几个使用不同语言的人中反复多次高频率地出现“kabuki※”。蓝河和叶修此行目的,有两个目的。一是寻找失踪的瓦格纳,二是张新杰破译了一组来自第八区安插在斯文顿多年的卧底派来的暗号,其中谈及此地一个毒枭——外号格雷特的家伙最近类似于在经受一批对哨兵不利的药物,请求支援。“格雷特?他当他是格林童话中的那个善良的哥哥吗?人家可是为了妹妹不惜付出自己生命的代价要杀死巫婆啊。一个毒枭叫这个名字不觉得太讽刺了吗?”张佳乐指着 这名字嗤之以鼻。

蓝河走在前面,稍微散出一些向导素探测着每一个人,这得非常小心,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发现,出师未捷身先死。叶修看似懒洋洋地拖着行李跟在后面,实则却仔细打量着每一个盯着他们的人。身为哨兵拥有极其敏锐的五感,叶修可以从每个人的动作中看出丝毫端倪。

短短一程路,少说有三个四星哨兵,向导情况暂且未明,但应该不在少数。叶修捏着行李箱的手慢慢渗出汗,这趟任务只希望张新杰没有预判错误,否则就算是能和内应接上,他们也很难全身而退。

走到一处旅馆,他们先前就在此处预定好了房间。老板摩拭着一把长刀,见他们来了,毫不爱惜地把刀直接往离他最近的一张桌上一插,本就满是刀痕的红木桌上又增添一道伤痕。他对着后厨喊道:“客来了,房间收拾好了没!”一个半大的小女孩愤愤地走出来:“就晓得催我,催命鬼一样催,你就会每日日地叫唤,母亲回来了,到时候指不定揪着你头发嚷着离婚。”女孩拍拍手上的灰,对着跟在身后的一个男子说到:“你去后院选只鸡,做个鸡汤吧。”又转头对着蓝河叶修两人,“小店寒碜,只得请各位将就一下,每日新鲜的少不了,但是就是请各位和我们吃一样的了。若是需要,我到时给各位送到房间里。”蓝河忙说不介意。女孩拿出房卡,递给二人,带他们上了楼。楼高八层,没有电梯,楼梯又长,虽说女孩是走惯了的,但毫无喘息的模样让人不由得惊奇。

关上门前,女孩儿嘱咐道:“各位来者便是客,不问来处,好生招待是我们这座城的规矩,还望处处谨言慎行。”蓝河点点头,拿了一把钱递给女孩,女孩开开心心地关上门走了。蓝河关上门,靠在门上

叶修在房间里四处搜寻一番,向蓝河点点头。蓝河走上前:“据初步判断,此处哨兵四星级起码十个,向导暂时探测到三个四星,十二个三星。刚刚的女孩儿,尚未完全分化,但是绝对是个哨兵,不知道叶上校给她几星预估。”叶修伸出手指,“三星半,只是不完全预测。日后会更高。这家店应该是女孩掌管,或者是女孩口中的母亲掌管,按照最好的行动策略,应该是先熟悉这里,等待机会我们上报给张新杰,让他为我们寻找机会与内应接头。瓦格纳身处此地,按照资料显示他是普通人,理想情况是他躲着这里是为了躲债,最差情况是一命呜呼了。如果资料有错,另当别论。记住,瓦格纳是次要目标,主要目标是毒枭——格雷特,我们非常需要了解他手中药品性质,他的野心。如有意外,我会提前申请救援。我的新任搭档蓝河,明白了吗?”蓝河站定,虚摆军.礼:“明白!”

入夜气温骤降,蓝河那床的被子实在薄得很,床足够大叶修示意他们挤一挤,蓝河委委屈屈地窝在叶修身旁,迟迟不肯钻在一个被窝里。叶修一把抱住他,将他连被子搂在一起。蓝河挣扎几下,叶修隔着被子拍了拍他,蓝河呜咽几声,没了动静。

不远处高楼上,狙击手收起枪,直起身,黑色风衣勾勒出他修长的身材,走近身后的男子,竟比那穿着深蓝色风衣的人高出将近一个头,比了手势。深蓝色风衣的男子拿下小型望远镜,轻轻笑了笑:“终于来了……”

※无奖竞猜后面两位是哪个cp ,下期文后揭露答案。有人猜中,下次发个糖。


※Kabuki本义是日语单词“歌舞伎”的意思,后文会对其取名原因有所描述。

评论(3)
热度(11)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