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心慕

平面模特叶X摄影师蓝

蓝河觉得今天命犯太岁,实在不宜出门。早上叫的出租车抛锚,司机直接撂担子把他丢在高架上自生自灭,还是好心人载了他下了高架,打到车。到支起反光板时,后面模特的助理不小心推了一下,好不容易竖起来的板子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地倒了下去。模特还穿着高跟鞋扭了一脚,啪嗒摔倒在离她不远的蓝河身上。

蓝河颤颤巍巍地点开今日星座指南,页面很快跳出来,甜美的女声缓缓说到:“……,今日天气晴好,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正是荷塘月色好风光……今日运势最佳星座:双子座,但是作为射手座的您,今日命!犯!太!岁!”蓝河一愣,一颤抖,手机就掉进了笔言飞刚开的椰奶西米露里,手机在纯白色的液体里闪烁几下,没了声息。蓝河对着自己手机插了三根从保洁阿姨那里要来的蚊香,哭哭卿卿地拿了梁易春的手机看了自己行程。(这里就按照小蓝12/14的生日算啦)

蓝河提着一堆器材走进工作室,模特已经在里面化妆了。这次主题甲方突出强调了妖艳随性之意。妖艳还随性,你当你保加利亚x王呢,随便就给你来个神龙摆尾式摸头。

叶修不止一次接到这种口红广告邀约了,明明自己最爱穿着休闲长款衣服,出门最好提提踏踏著一双拖鞋,抱着鸡蛋灌饼打游戏,混一天是一天。怎么就和妖艳扯上关系了。叶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眼线飞扬得都快跑到太阳穴了,化妆师还在使劲往后延伸,叶修赶紧阻止了她试图为非作歹的双手。

听到一阵声响,叶修好奇地扭过了头,隐隐看见一个清秀的少年,拖着一个大包,清脆的声线向工作员打招呼。呵,挺可爱的。

蓝河站在白板前,皱着眉头,甲方要求摆在自己手中的清单上。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肩,一看那人的脸,脱口而出“太岁”二字,叶修不由得觉得好笑,“诶诶,免礼了”蓝河也涨红了脸,小声抱歉。叶修也不是小气的人,开个玩笑就气氛活跃起来了。

蓝河纠结的是最后一张合照,三女两男,究竟摆出什么姿势,需要什么道具,实在是个问题。叶修思索一番点点纸上简易构图,出言道:“衣服有什么限制要求吗?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参考天主的神像一些摆动姿势……”蓝河细细地几下一些要点,点开手机慢慢查询。

嘱咐模特们换好装,蓝河开始了拍摄工作,其余几人都比较自然地过了程序,到叶修这里卡了壳。他总觉得叶修脸上有什么不对劲,可是一时间也看不出来,只好下令休息二十分钟。蓝河拿过了这次广告甲方的口红色号图,略略一思索,拍着脑门,把叶修拉进了化妆间,一支一支口红在叶修唇上试着色。

叶修嘴唇不厚,唇纹很少,哑光口红涂上去,显得十分饱满,粉色太少女适合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正红又显得比较端庄,适合在大型场合出席,接下来的颜色虽然挺适合叶修,但是不适合这个主题。蓝河端详着最后一支暗紫红的口红,慢慢扭转出唇膏膏体,在叶修嘴唇上慢慢晕染开。

叶修没想到蓝河会亲自给他试妆,也没想到他手法不比专业化妆师差。小心地给他擦掉了飞扬跋扈的眼线,鼻影打深几层,眼影换成了大地色,末梢微微点上紫色闪粉。叶修很满意蓝河给自己化的妆。

蓝河没想到这暗紫红色会比自己想象得更不适合叶修,趴在叶修肩上笑个不停。叶修跳跳眉毛,轻轻啄了蓝河唇角,蓝河愣住了,看着叶修笑盈盈的眼睛,鼓足了气咬上叶修的嘴唇,唇齿交融间,口红慢慢蹭出了唇线。蓝河拍拍叶修脸:“好了好了 还有任务呢,要闹等一会儿。”叶修捏着蓝河的耳垂:“一会儿?蓝河大大还愿舍身陪我等吗?”蓝河大大一脸冷酷地拍掉他的手,抹抹嘴唇,“看你表现。”

拍摄完成,叶修拉起蓝河的手,在他耳边吹口气:“蓝河大大想不想看看我在床上能不能摆出更好的姿势呀?哥会龙抬头哦”蓝河学他挑了挑眉:“就看你能抬多久了。”

评论
热度(26)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