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Crave you (一)

按照惯例,事先预警:
1、我流向哨向,特殊设定我自创
2、主要cp:叶蓝,喻黄,周江,韩张,双花
3、评论不一定会及时回复,会挑选一些评论回复,请大家多多支持。(疯狂鞠躬)
4、高亮,与原作无关。

蓝河是被黄少天从G市的哨向学校里发掘出来的。

据蓝河好友笔言飞所言。当时蓝河泪眼汪汪地抓着笔言飞的手:“你快掐一下我,我是被馅饼砸了吗?”那你倒是把我手放开啊,笔言飞翻个白眼。“那你遇见叶修并和他上.床呢?”蓝河剐了他一眼:“我那是被铁饼砸了。”笔言飞竖起中指,痛并快乐是吧,狗粮不吃谢谢。

黄少天————第八区特殊行动小组副组长,善用武器长剑,人称“剑圣”,众多剑系哨向偶像,性格亲和,爱开玩笑,废话联盟最多。现在正坐在直升飞机上查阅蓝河的身体素质报告。

蓝河揉着双手,紧张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语速极快地报出一些数据:“精神控制力A+,反应能力s,不错,战.场上就是需要随机应变的人才。操纵元素为水,善用长剑,嗯嗯,和本剑圣一样,是我的粉丝吗?”蓝河激动地疯狂点头。“体术……嗯B-有点差呀,身板小小的,怕是老韩一吓就要倒,嗯嗯,本剑圣一定要好好锻炼你……”“什么什么!您会亲自训练我?”蓝河一下子跳了起来,撞到机顶,一脸委屈地揉揉头顶。

“当心当心呀。蓝河下士听令!”蓝河正襟危坐,响亮地喊了声“到”。

“我正式任命你为联盟第八区特别行动小组正式成员,主要任务,跟随队长喻文州以我黄少天共同出席任务侦查,线索搜集,足迹追踪,待回到第八区总部,我们会给你安排与你的共同协作人员会晤……”

巨大的轰鸣声渐渐迫近地面,下面有着各位第八区领导,直升机缓缓下落,吹起周遭每一个人的衣角头发。

喻文州在任务清单上划去一项,抬头温和地对着刚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黄少天一笑:“辛苦了。”“不辛苦不辛苦,没队长辛苦。”黄少天示意蓝河走到他身边,蓝河立正敬礼:“喻队长好,我是xx分支xx班向导蓝河,到此报道!”

喻文州点点头:“挺精神的,他正好有空,带过去,熟悉一下。”

等到站在小会议室门口,蓝河才意识到喻文州并不是说他,而是眼前这个把腿翘到桌上仰着头睡觉的男人。

男人听到声音,晃了晃椅子,抬起头看了一眼,叹气一声:“他就是老冯给我安排的新向导?别吧,这小胳膊小腿的,是要哥抱着他跑吗?”“嘿!老叶有你这么看不起人的嘛,我可告诉你小蓝可棒了……balabala……!”叶修突然跳起来,手里迅速形成一把木刀,直逼蓝河眉心,蓝河后退一步,甩手一道冰墙挡在自己面前。木刀插进了冰墙,蓝河放出精神素,叶修动作有所放慢。黄少天这才制止:“老叶行了啊,平时叫你和我pkpk,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欺负小孩子可不行,这我们蓝雨直属的,欺负坏了,我们蓝雨可不提供向导了啊,自己去问老韩要。”叶修收起刀,揉了揉蓝河的头发:“我也就测试测试一下他,没多大意思,老韩那里算了,真算了,先不说老韩,新杰得先跟我急。小朋友做得不错,跟哥好好学,有你出头之日。”

蓝河偷偷拉了拉黄少天,诚惶诚恐地问他:“黄少,我这么一个小向导真能和叶神匹配吗?”“蓝河小朋友,任重而道远啊,老冯替你抽的奖啊,是不是突然觉得很幸运?不过不要担心,叶修虽然不要脸 但是好歹是我们第八区,不,整个荣耀有名的司令官,你跟着他,前途一片光明,事业蒸蒸日上。啊,如果你对这人有什么不满,放心,跟我说,跟喻队说,我们蓝雨虽然没有妹子,但是兄弟都仗义!你想要什么样的哨兵”黄少天拍着胸脯看着身边的年轻向导变脸。蓝河被黄少天这一通连珠炮弹怔住了,愣了好半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容易抓住了几个关键词,张嘴半天才吐出一句:“敢情我这是被黑箱抽到大奖了啊……”

叶修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了,噗嗤笑出声,这小朋友被卖了还在努力给人数钱真是可爱至极了。“你们蓝雨没妹子,但是基佬多啊,小同志你看啊 你面前就站着全第八区最弯,哦,不对是全第八区最甜cp,别这么看我,沐橙还有柳非啊,云秀啊她们排的。什么?仅限第八区?不不不,你忘记了周泽楷的脸和江波涛的嘴了。哈哈哈哈”叶修拍着蓝河的肩,怼着黄少天开心得不行。蓝河油然觉得仿佛回到了和老笔他们互相扯淡的时光。

“嗒嗒”三人扭头一看,张新杰拿着一沓资料走进会议室,“准备一下,一会儿开会,重大案件。”叶修冲蓝河比个眼神,伸出手“小朋友你来得真巧,上来就是大案件。”蓝河笑了笑,露出小酒窝,“叶神说笑了,我叫蓝河,同学都叫我幸运e,我是来验证一下我是不是有这项特异功能的。”

“失踪者:瓦格纳,一个月前下落不明,国家一级专项科研人员,涉及某项国.家机.密研究内容,据家属张琳口述报告上所言,瓦格纳出行目的地是斯文顿※,目的是为了选拔该城一个实验项目的研究成果。出发前言语正常,并无异样,我和韩队也调取过他们家以及研究所的监控查看过,情况一切正常。在我们初步探访过程中,其中一个研究队员行为举止略有不慎,时间紧迫我未曾来得及对他进行精神上的控制诱导。但据我初步推断。”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不排除黑.帮操作,我需要一队先锋前往斯文顿搜集相关情报并且汇总收集,我才能有下一步战略计划推行。下面报到人员是我和喻队的讨论结果,第一队,叶修,蓝河。蓝河虽为新晋向导,但是我相信叶修有能力保护你不受伤害,希望你能够在此次行动中获取经验,以便后面融入第八区内必要行动展开。第二队……”

会议解散,蓝河感觉后背出了一身汗。叶修示意他跟上。“怎么样,是不是被新杰吓到了?”叶修揉了揉蓝河的头发,蓝河嘟囔几声长不高,而后也就随他去了。蓝河头发软软的,个子矮叶修半头,说话声音像个小孩子一样有些软软的。“嗯,有点,太严肃了。”蓝河抓住叶修糟蹋自己发型的,冲他吐吐舌头。叶修笑了笑,“张新杰不过是严谨过了头,人其实挺实在,挺靠谱的一个策划官。哦,对了,他十一点准时睡觉。”“十一点!”蓝河做个西子捧心状,“十一点我才和同宿舍那群二逼们真正嗨起来,他老年人养生么?保温杯里泡枸杞吗?秋裤包住脚踝吗?”

“保温杯里泡什么,你得去问武.装队队长韩文清,至于秋裤嘛,他应该是不穿的,人家大冬天一套薄大衣就能在雪地里提溜张佳乐回去训练,顺带还能揉个雪球砸黄少天。”叶修揉着下巴,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

“哦,对了,他虽然是第八区医疗部院长,但是身体不适千万别去找他,找方士谦啊,方明华什么的,要是被方士谦怼怕了,哥帮你怼回去,反正就是不要找张新杰。”

蓝河不解:“为什么呀?难道他医术不好吗?”

叶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人家是武.装队队长韩文清御用,就那个一脸凶相的男人,比哥高的,比哥肌肉多那么一点那个,他护犊子护得可厉害了,晚上九点就开始站在他办公室门口,美曰其名保护策论官,心里那点小想法早就写在脸上了。”

蓝河:“哈?”

叶修无奈地想想,这孩子究竟是太单纯可爱了,还是纯粹有点傻乎乎的

※斯文顿:借用罪恶的德语发音,Sünde

评论
热度(29)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