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风华录

瞎写,没情节,就是图摸鱼一时爽

6:30a.m.
起床,顺手拿起昨天没看完的文件瞄几眼,助理已经把今日行程提前通过邮件发送给了他们。把遮在落地窗钱的窗帘拉开。
真难过,阳光还没来。
冬日的阳光总是会比夏天爱迟到。

7:30a.m.
他们不用匆忙赶着拥挤的公交车,也不用掐着时间,在进入地铁站前嚼完最后一口早饭,然后吐出一口浊气贴着地铁门站立。他们笃笃定定等着司机开着车来接他们。
期间北京还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8:00a.m.
在早高峰前来到办公室,站在高层建筑的窗边,挑着眉看着自家的各区吵吵嚷嚷,一点也不正正经经的样子走进楼。走在前面的总是自以为一本正经的市中心,后面没大没小的总是年轻有为的区县。过了一会儿,才看见某区急急忙忙跑过来,抬起头,也不知道是看没看清上海,反正一脸大惊失色的样子打卡上班。
哦,又该扣某人奖金了哦。算了算了,明天除夕,就让他请客好了。

北京从不像上海那么严谨地掐时间上班。离公司还有一段距离就开始慢悠悠地走,路上总能遇到东西城区在嘴上掐架,海淀不劝架还在旁边煽风点火,朝阳在后面拿本小本本手速飞一般地记下他们话语中语焉不详的部分再找个机会集齐群众一举拿下邪-恶的犯-罪分子……一派和谐安宁的景象呢!

12:00a.m.
他们犯着大多数职场青年爱犯的毛病,翻着花样点外卖。
“你帮我把土豆吃了”
“放开我,我死也不吃青椒!”
“啊,xx你不要老吃甜食,会胖的,我帮你代劳了……”“……还给我,我排了三个小时队才买到的,上海你管管……呜……”
上海盯着手机里的消息,抬头微微一笑,纯良无辜:“给我也吃一个……”“上海!”

北京才给上海发完那一条消息,嘴角的笑还没消去,不用抬头就可以感受到身边的低气压。想趁着吃饭就堵了他们的嘴,结果他们一拥而上:
“放过单身狗行不行”
“爷儿求你了,你快去上海那儿吧。”
“也不知道xx区在那边怎么样了”“你个叛徒!”
“把他丢出去!”
“丢不动……嘤嘤嘤”
“把隔壁天津叫过来,一起丢……”

2:00p.m.
全天没有会议,上海就闲着逛了逛微博,看看这一年自己错过了多少事情。听见门外好像有着什么声音,拉开帘子一边看见黄浦等区使劲拉着人高马大,帅气洒脱的助理,长宁笑面藏刀地拿出一把纸折小刀冲着助理瞎比划,后面一堆吃瓜区县,诶,闵行和浦东你们既然嫌弃这苹果不好吃就憋吃了,一脸嫌弃还要继续啃,你们真是吃瓜群众的典范吼!
上海拉开门,把助理手中文件抽出来:“好了,各位放假吧,明个也千万别让我见到你们了,个帮小兔崽子!”
他们一边跑一边发着消息,不一会儿上海的手机里就充满了不知道是些什么诡异的文件和祝贺语。一脸冷漠地删除。

助理几天前就帮北京定好了飞往上海的机票,北京走出办公室,看到各区迅速战起,行注目礼,一脸“快走不送”的表情,有些无奈。是时候采取裁-决了呢呵呵。

17:30p.m.
北京拿起手机:
“喂……”

“喂,到哪儿了?”

“你家楼下”

“我在路上,还有十分钟左右吧,你等我”

“好啊”

北京收了手机,后边遛着狗的老阿婆就自来熟地和他搭话:“小伙子怎么不进去?”

“老婆还没回来。”

“诶,我记得这家住的不是一个男……”

“我从北京来,他还有个妹妹说要我直接到她哥哥家来。”

“哦,是那孩子的妹妹也来啦。”

“是的”北京憋住笑。老阿婆自顾自遛着狗走远了,他才嘿嘿傻笑。

上海见了他,拿出钥匙开门,直觉得北京是不是今年太冷冻傻了。一会儿把他头捂捂,把脑子里进的水都捂化咯。

情人节商家都卯足了劲大宰路上行人。上海不喜欢凑热闹,在家拿了菜满满炖。北京在一边切菜坚持着插科打诨。

“你说我要不要今儿个打个电话,让你浦江两岸人民在电子屏上见识一下我们结合xx年。”
“滚蛋,少说荤话。你去呀,给我提高GDP的事情我还会生气?去吧去吧,滚动条更实惠,员工内部价打九折。”
“那么上海大大要不要养四个野男人呀。”

上海用刀砰地砍碎了鸡的后背,“野男人?我选择富强民主自由平等!”
北京搂了搂上海的腰,顺手吃豆腐,嗯,还是软乎乎的。

19:00p.m.
上海挑了几部文艺电影却又靠在北京身上昏昏欲睡,空调暖气很足,吹得人脸紧巴巴的。上海几乎是要睡着了,北京给他拿了条毯子,开了加湿器,微侧着身体把他头伏在自己肩上。

23:00p.m.
北京也困得不行,关了灯,把上海抱到床上。

上海半睁开眼睛:“北京,晚安。”像只猫儿缩进北京怀里。

“睡吧,上海。晚安,爱你。”
“嘿嘿。嗯”

评论
热度(10)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