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有雪的南方人就是不一样

一年一度下雪季,上海骄傲地看着眼前几个城市,挑了挑眉,手指一挥:
“不想和没下雪的南方人讲话。”

广州pass,
广州耸耸肩,无所谓地表示表示:噶们自己玩,皇后娘娘您开心就好。
说完拎着珠三角的一系列小朋友就走。

“更不想和本该下雪但是没有下雪的北方某著名城市聊天。”

北京捂住心口:阿申我们能不能好好地交♂流♂一下,再做出决定。
上海表示,呵呵呵,平日里交流够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借由你首x的地位逼迫某些小白喊我皇后娘娘。毛主·席说了,封建思想不可有,你这是反·动啊!
北京,卒

南京上前一步挽住上海的手臂,脸上依旧是温温和和的笑容:阿申我们走吧,我们一起走上人生的巅峰。

上海阴恻恻地回过头,旁友,几个星期前,你和浙江某省会城市可不是这么说的,在纳们银装素裹的时候,我呢?风里来雨里去,还要看你们天天艾特我家气象局,良心何在!天理难容!

南京干笑两声,眼神示意杭州。杭州瞥见,迅速领命,捏着扇子笑眯眯地掺住上海:娘娘这边请,娘娘小心脚下,娘娘这边走,娘娘……娘娘!
杭州被上海狠狠踩住了他的右脚尖。哦,翩翩公子风度没啦……没啦……没……啦……

最后苏州捏着小裙边跑过来,上海急着迎上去,苏州捏着他的耳朵:早就叫你来我们这里来玩雪,自己不来还怪我们,越活越回去啦?真是的。
苏姐苏姐,疼疼疼!上海是真的怕苏州,从小被她带大,虽然苏州从来都是温温和和的样子,可是上海和她感情太深了,上海实在怕她真难过了,早早求了饶。

北京:我现在请天津给我家皇后娘娘来一段相声还来得及吗?

评论(3)
热度(33)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