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十月怀胎

雷狮怀孕了

这是个假的abo的世界

安迷修听闻消息高兴极了,晚上抱着雷狮一阵痛哭,然后是喜极而泣地狂吻雷狮。雷狮一脸嫌弃地抹干脸上的口水,一脚把安迷修踹下了床,
“今儿个就自己睡地板吧。”
好在已经是五月初了,天气已经暖和起来了。否则雷狮也没那么狠心。
骑士先生抱着被子喜滋滋地铺倒在床边,关灯前,给了雷狮一个温柔的晚安吻,
“好的好的,我的海盗夫人,你别气,三个月还没到小心动了胎气。晚上有事叫我”

雷狮怀了孕,脾气越发变得诡异。娘家雷王星皇叫雷狮回去住一阵,他一个“ppap”版雷人大锤子送人回了雷王星。安迷修立马制止了他,下次太子到来 还没敲门就被安迷修御剑送回了自己老家,并附赠一个又一个坑。

帕洛斯的拖把头久负盛名,雷狮自然借着母贵子更贵的身份让他给自己表演了一把“脱发拖把拖地巴拉拉”。佩利作为一个宠物狗的身份被安迷修丢在了门外。(佩利:汪汪汪?)

卡米尔是安迷修劝着留下来的。雷狮不明说,但他还是很清楚卡米尔在这儿会让雷狮安心一些。

格瑞,金,嘉德罗斯等人也来过。格瑞和金作为过来人带了好多孕期注意书。嘉德罗斯难得改了口吻,别别扭扭地给了一个祝福,雷狮喜欢逗他玩,他也着实逗弄得起。

最让安迷修高兴的事,呆毛姐弟不计前嫌,热情地过来道喜,送了不少小孩子衣物和自己手做的小布偶。到了七八个月,有时还会在卡米尔不在的时候,姐弟两人陪着雷狮聊天。

骑士大人在家很安心啊,可是在外还有一堆人不让他省心呢。
首当其冲就是雷王星的太子殿下。前两个月坚持要带雷狮回去养胎,安迷修一个萝卜一个坑好好地把他的头埋在了雷王星土里。
其次是银爵,这个纯粹是雷狮不想看见他。美曰其名害怕孩子见到见到黑黝黝的鬼,实则纠结于自己不是名正言顺得到的第三名。雷狮总是看起来十分强势,可是却对于原则问题十分难放下。伟大的骑士先生自然要履行骑士准则,保护自己的公主殿下啦。

晚上累惨了的安迷修趴在被子上。他怕自己伤了雷狮,就一直坚持睡在地上。白日受的伤还在作痛。他用被子捂住嘴,不吵到雷狮,想保持浅睡状态却慢慢睡着了。雷狮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拿着棉签慢慢撩起安迷修的腰间衬衫,悄悄地一点点给安迷修擦去血迹上药。趴回床上,握着安迷修的左手,手上刀伤剑伤细细碎碎地遍布。雷狮揉着他的手,轻轻说道:“明天回床上睡吧,一个人好不习惯。”床下的人好似听到般,从鼻子里哼出一个音节作答。

雷狮于二月生产,天气寒冷。生个孩子简直丢了他半条命,好在父子并存。
是一对龙凤胎,雷狮躺在床上,看着襁褓中丑不拉几,脸都皱在一起嚎啕大哭的小孩子,一脸嫌弃:
“这就是我孩子?一点也没继承我和他们爸爸的美貌。”
护士笑了,“孩子才刚出生,脸还没张开呢!脸嫩呼呼的,这般眼睛眉毛就够好看了,长大后不是美女帅哥我们医院给你塞回肚子里回炉重造!”
雷狮os:谢谢您嘞!

安迷修很高兴,给孩子取了名字,坚持男孩跟雷狮姓,女孩跟自己姓。雷狮本就无所谓,这下便随着他开心着去了。

安迷修骄傲地告诉雷狮,“我要把男孩儿培养成真正的骑士,女孩儿保护成公主。”

事实其实也没差多少,女孩子长大了英气潇洒,惩恶扬善,嫉恶如仇,以边调戏美人边战斗,被人赞为“最美的骑士”,而男孩子,也不能算作公主,只是身体比较孱弱,动不得粗,擅长运筹帷幄,被人简称“凹凸第一心脏”。

虽然安迷修常常会被雷狮举着大锤子追着跑,到最后一定是半跪着,护着雷狮腹部,柔声劝道:“媳妇消消气,别动了胎气,乖,喝了这碗鸡汤。”

——————————————————
给你,这是安迷修送我们的狗粮

评论(5)
热度(90)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