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扬兮一砚(五)

扬兮一砚(五)

“万花,颜秋砚,双修。”颜秋砚也朝他微委身问好。手中紧握的花间游武器被慕子兮看了个一清二楚。

慕子兮激动地握着颜秋砚的手:“天哪,这竟然是墨颠!墨颠啊!神器啊!能否借某仔细看看?”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眼,看得颜秋砚十分不好意思:“看吧。”慕子兮无比仔细地抚摸着神兵墨颠,末了还叫来顾默扬一起欣赏。这不叫还好,一叫惹人急:“扬扬快来看呀,这墨颠真是积聚了万花所有天灵底气,真真儿秀气极了!。”颜秋砚突然怒火中烧:“你……叫他什么?”“扬扬呀?”“为什么这么叫他?”颜秋砚已经预料好他会说:“顾默扬师姐这么叫他我也这么叫呀。”或者“各位小师妹们经常这么称呼他,我也跟着她们这么叫咯。”但是,事情怎么会顺如他意。“顾默扬师兄这么叫他呀。”慕子兮故作天真状,灿烂一笑,颜秋砚松了一口气。“他是个断袖。”颜秋砚一口气顿时没提上来,呛着了。“他当然骚扰过扬扬啦但是扬扬很有骨气拒绝了他,并打了他一顿。由于多年死情缘,他已看破红尘,决心非男子不可满足自己。他后来找了个藏剑,也不知道他是大道别人还是他被大道咯。”颜秋砚嘴角一阵抽搐,他现在只能想到一只短腿小黄鸡和一只腿更短的小白咩提着长剑喊着“小剑剑你来追我呀。”“嘿嘿,小阳阳我要追上你了哦。”一阵作恶。

顾默扬捂着脸:算我求你了,好好叫我的名字吧!慕子兮对颜秋砚很感兴趣,抓着他手问个不停,知道有伤者一瘸一拐地来了,才恋恋不舍地说道:“还望砚砚能够带我去万花谷一观,向来憧憬万花四季如春的景色,还望日后回谷必定带上我!”颜秋砚皮笑肉不笑地点着头,把手从慕子兮那边抽了几次才抽回来。顾默扬连忙拉着他跑进屋子里,啪地关上门,刚想说话,颜秋砚就拍来几根草药,命令他处理干净晒干水分,又把他使劲推了出去,狠狠摔上门。坐在位子上的小道长偷笑地看着向来严肃的顾道长被颜秋砚不留情面地赶了出去,真是稀奇呀!当然代价就是颜秋砚面无表情地为他狠狠涂满了药汁,捏着骨头,正了位,夹上柳条,小道长被疼得龇牙咧嘴,扭来扭去,被颜秋砚一巴掌拍回了位子上,神志不清。

顾默扬站在门外,捏着草药,刚刚摘下的草药被他攥干了汁水,慕子兮上前拍了拍他的肩,收起了玩笑的模样:“那小花儿对你挺上心的啊,男女通吃啊,在下服气。”顾默扬甩开了他的手:“我可去你的诶,刚刚你干嘛,专门给我找不痛快?你就非得给我找麻烦吗?”慕子兮一脸嫌弃地看着顾默扬:“好友难得不见,有了新欢忘了旧爱,鱼水之欢啊!”声音穿过门板,颜秋砚脸色铁青地给小道长包扎好,推门把他丢了出去,还没等顾默扬拦住他,就“砰”地关上了门,闹着脾气的样子还真是小孩子脾性。

慕子兮笑得一时停不下来,捂着肚子拍着门:“诶呀,弟妹啊,我刚刚那些个混话都是胡闹啊,切莫当真啊,弟妹?弟妹?”凑在门缝上想看看里面什么状况。“啪”颜秋砚突然打开门,狠狠抡了慕子兮一巴掌:“弟妹?弟妹!你要是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你的嘴!”颜秋砚已经被气得失了气质,连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趁他还没进房,顾默扬拦在门前,一脸惊恐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颜秋砚转过身,横在他面前的手开始发抖了,冷声说道:“起开!”顾默扬握紧了雪名剑,“不让,你不听我把话说完,我就不让!”

颜秋砚看着他不断变化的面容,不禁笑出了声:“天哪,别当真啊,我没生气,逗你们呢!也就刚刚那几声让我动了气。顾默扬,你要不要那么怂?”

评论
热度(8)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