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扬兮一砚(二)


(有些部分私设,不要太计较啦)

待那小道长来寻颜秋砚,他正躺在地上喘气不止,顾默扬站在一旁持剑而立。忙说:“先生,还好吗?我带你熟悉熟悉这里。”“我来吧,我带他走走。”收剑回鞘,顾默扬拉了颜秋砚一把。“你们关系不错?”“对头”相视一笑。“哦,那师兄为何……”“方便打架”异口同声。“那刚刚谁赢了?”“在下……”“喂喂,怎么看都是我输了,有必要再问吗。”颜秋砚抹了一把头发,捡去了雪沫。“得了便宜还卖乖,食人花吗?”“对啊,我就食人花了,道长你让我吃一吃啊”颜秋砚束起头发,看着顾默扬笑笑,初升的阳光打在他脸上,脸庞融了一圈金光。顾默扬心停了一拍,嘿,这朵花,还有点好看啊……

这里天寒地冻的,颜秋砚动也懒得动,实在不想把手抽出袖子之外。破军已经算是校服中不薄的一件了,可他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反观纯阳两位弟子也实在仙风道骨,昂首直立。颜秋砚抱紧自己,撇撇嘴,跟上他们。才跑到顾默扬身后,一件披风就挂在了肩上,顾默扬拖着他快步走,顺道帮他系好了带子,颜秋砚嘻嘻笑笑地和顾默扬开着玩笑:“道长莫不是喜欢我吧?”“不”顾默扬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颜秋砚“那道长想必对每个人都这么好的咯?”“嗯哼”“那道长一定有喜欢的人!”走在前面的小道长仿佛听见了心碎一地的声音,转过头,果然顾默扬脸阴沉了下来,忙拽过颜秋砚,小声嘱咐:“别和师兄谈论情缘,师兄虽然人冷,不善情话,但对情缘确实实在珍惜,实在不知为何不出三月就……哎。”颜秋砚点点头,转过头去,大声说道:“顾道长死情缘,莫不是因为自己某方面不行吧?”
“……某方面不行吧”
“……不行吧”
“……吧”

整个华山空寂广阔,回声荡漾起伏,山脚下早有弟子早起修炼,一些年少的听见此声,实在是无法克制,便哈哈大笑起来,山底的笑声传到山上,顾默扬气到差点拔剑下去教训底下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崽子们,要不是小道长拉住他,恐怕真的直接翻身跳下山头,取了近道,冲下去。

颜秋砚默默后退,完了,自己怎么又作死了,这张嘴真是再不好好管着,真要出大事了……

——————————————————
颜秋砚领了任务,便好好地随着顾默扬绕着整个华山走。原本该是小道长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但是顾默扬生生截了下来,那小道长看了看顾默扬,没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颜秋砚真是心惊胆战,真怕这顾道长折腾他。

顾默扬黑着脸走在前面为颜秋砚介绍着纯阳宫的一切。颜秋砚搓着手,不远不近地走在后面,听他说话,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一看,点点头,嗯一声。两人便再无交流。

有天正好到处乱走时看见一群低一阶弟子在练剑,颜秋砚提出要看一会儿,顾默扬便带着他站在一旁,看到有架势不对的弟子,正好上前指导。万花谷的弟子很少有这么集中练习武艺,慢慢跟着师傅学,一个师傅底下也没多少弟子,一位最多也就四五位。这么整齐的阵势还是第一次见,听闻天策、苍云他们阵势更为浩大,颜秋砚闲散管了,很少按着规矩一点一点做,现在还真是稀奇。

待休息时候,几个纯阳的小萝莉便趁着顾默扬不注意,跑来拽着颜秋砚问个不停。先前也有万花弟子来来往往,可是像他一样津津有味看他们练习剑法的还在少数,而且纯阳的弟子大多内敛,小姑娘小时候还活泼些,长大了心思重了,很少会表现出随心所欲的一面,大多高傲冰冷,宛如高山雪莲。

那些个小姑娘围过来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颜秋砚也不好拒绝,只好蹲下,一个问题一个回答慢慢说着。可是这些小孩子像没有尽头一样一直问着,颜秋砚也实在蹲累了,突然一只手拎着他衣服将他拉了起来。顿时小孩子们轰然聚散,颜秋砚稳稳站住,顾默扬在他身后说道:“若是累了就回去休息一会儿?”“不啦,再走走好了”颜秋砚跺跺脚,长时间蹲着实在麻了。顾默扬看他一眼,拉起他的手慢慢前行。手不冷,暖暖的,带着刚舞剑后,身体转暖的温度。颜秋砚笑了笑,反拉住他的手,明显一阵顿,却还是没放开手。

走到一处,正是颜秋砚遇到顾默扬的地方。颜秋砚指着前方:“道长,你先前为何躺在那里?”“静心。”“因为失去了情缘?”“扯蛋!”顾默扬咬牙切齿。“那道长为什么会经常死情缘呢?……诶,那是什么,怎么倒在那里”颜秋砚不睬他,跑过去,一只鹤倒在那里,腿骨估计是摔断了,左边翅膀也折断了,颜秋砚招呼顾默扬过来,顾默扬过来脸色巨变,却在颜秋砚看过来时变回了脸色。

——————————————————
顾默扬提出自己照顾这只鹤,还是挺出乎颜秋砚意料的,两人一起医治还是比起一个人包揽全部还是轻松不少的。

颜秋砚知道顾默扬剑气双休,纯阳里算得上高手,却不料医理知识也挺了解,颜秋砚报一个药名,他也能帮他在一个个柜子中找到药材。不是鲁莽之人嘛,不过看他模样就不是一介莽夫,知晓简单医理,嗯,这人挺有趣嘛,颜秋砚这般想着。

有时他们会无聊起来聊聊天,大多数时候是颜秋砚在说,顾默扬在听。突然想起先前的事情,颜秋砚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道长,你可真的那出不行?”顾默扬刚想反驳,看到颜秋砚一脸正经的模样,犹豫了片刻,说道:“我……不知道啊……”

颜秋砚顿时来了性致,拿了笔墨纸砚,涂涂抹抹画起来,画到一半,突然笑起来,越笑越诡异,顾默扬燃了一种非常不妙的预感……

(这朵妖花究竟做了什么,请听下回分解。

琴爹爹快粗来,道长要斗不过花花啦)

评论
热度(8)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