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秦淮春

天哪,大事啊!

蓝气人

啊,不,蓝启仁竟然也有一天喝醉了。

这酒哪来的呢?这酒蓝老先生为什么会喝呢?其中发生了什么?

江宗主不知道,蓝宗主也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他们竟然拉不住蓝老先生!两个壮年男子,竟然架不住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江澄只能觉得蓝家人太可怕了。

那江澄蓝涣又是怎么会来拦住蓝老先生呢?

事情说来也真是不好意思。

金凌怂恿蓝思追去买酒,打算灌醉蓝景仪,对于他叫自己“大小姐”此事,早已不满许久,乘着晚课蓝启仁不在,他们刚倒完酒,想掐着蓝景仪的脖子想让他喝下去,突然蓝启仁走了进来,朝着蓝景仪一顿说教,说累了,随手端起茶杯喝下了杯中酒,看得金凌蓝思追一阵心惊胆战。刚饮一口,觉得不对劲,又喝一口,再喝一口,喝完了,刚开了个头:“什么茶,竟然如此鬼……”一下子倒了下去。金凌一下子站了起来,啪地拍了拍桌子:“蓝思追!”“在!”蓝思追也被他吓得站了起来。“陪我……去找我舅舅”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几乎要哭了,一想到舅舅皱着眉头看自己的模样就害怕。

蓝思追二话不说,抱着金凌上了自己的配剑,找到江澄他们时,他们正对月吟诗作画,蓝涣压在江澄上方,江澄头扬起,两人即将要吻上时,金凌与蓝思追立马互相捂住眼睛,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

江澄余光瞄见了他们,猛地拍开蓝涣的脸:“金凌你们怎么在这里?”

接下来就是前面我们看到的那一幕了。

蓝启仁理直气壮地发着酒疯,站在桌前,拿着不知道哪来的醒目拍得啪啪作响:“跟我喊!我们要称霸武林”蓝家弟子捂着脸,小声喊到:“我们要……叽里呱啦”“听不见!”“我们要……叽里呱啦”“没吃饱饭吗”“对!”这句倒很清楚。

有人瞄见蓝涣江澄来了忙让出一条路:“宗主……”“我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谁敢走,大胆极了!”有些已经出了门的弟子也退了回来。

蓝涣连忙和江澄一起拉住蓝启仁,谁知蓝启仁力气这么大。

蓝启仁甩开他们,指着两人:“站起来”“是!”江澄站直了,顺便拉住了蓝涣。“你们,我问你们,第4123条家训是什么?”“我……蓝涣是什么”江澄小声问着蓝涣。“啊,什么?我们有那么多家训”蓝涣还晕乎乎的。“对,没有这第4123条家训!”蓝启仁手示意拿酒来。江澄将备好的醒酒药端给他,蓝启仁豪气万分地灌下肚去。

“不够!再来!”江澄忙续上,来往几次,蓝启仁好歹清醒了一些,“你们,怎么在这儿?”这回总算是把话说完了才入睡。

蓝涣扶起蓝启仁,江澄走到金凌面前,狠狠说道:“看我怎么收拾你!”金凌垂头丧气,蓝思追摸摸他的头以示安慰。待江澄离自己有一段距离了,蓝涣笑着对弟子们说:“你们去玩儿吧”又悄悄对金凌说:“别怕,明天他没精力起来找你麻烦的。思追明天带着金宗主出去转转。”此话暗示意味如此浓厚,实在是……太那啥了吧。

————————————————————
你们这群人啊,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整天想着he去掉e,bg去g变l,看到耽美就开始腐,(吉祥很委屈,我不是腐的!),看到醉酒必须嘿嘿嘿,看到凑近就按头。

有点出息!😂😂😂

评论(3)
热度(73)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