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酒香醉人心


一碟了,
一盏了,
一壶了,
半个时辰了。

江澄目瞪口呆地看着蓝涣慢慢饮着酒,将近一个时辰了蓝涣仍旧没有倒下,反而保持着清醒,反观自己却是酒坛子抬不起来,眼睛也开开阖阖,直想睡觉。这完全和魏婴蓝湛说的不一样啊,说好的一杯倒呢?说好的我可以反攻呢?说好的蓝家禁酒呢?骗我呢吧!

蓝涣见他停了下来,放下酒盏问道:“阿澄,怎么啦?如果累了,歇息吧?”“不!我还能喝!”江澄努力抬起手腕,想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没想到手软竟如此,酒壶蹭着桌沿啪嗒摔到地上,碎成片片,酒香四溢,整个云深醉死在这寒潭香酒中 。随着器皿碎裂,江澄脑子一根紧绷的弦也随着酥软,直接趴在了桌上,沉睡其中。

蓝涣提袖咳嗽几声,身形变小,衣服堪堪包住身体,原本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变为女子细锐慵懒的声音:“蓝宗主可是还不肯出来?”真正的蓝涣从不远处一颗百年香樟树后走出,身上原本还蹭了些香樟树的独特气息,可是放肆的酒香挤去了那些清香,不多的量却也足够让人沉醉。

蓝涣扶起江澄,笑着对裴雪霁说道:“还是多谢裴宗主了。”裴雪霁整整衣服,不无感叹:“又得劳烦你们这儿的侍女了,恐怕这衣服得明日才能交与你了。”“无妨”蓝涣抱着江澄欲行,却实在些许原因,不得不停了下来,裴雪霁看他止步不前的样子,问道:“怎么啦?”“在下冒昧,裴宗主是如何练得酒量如此只好,女子说来……”“天!赋!异!禀!行!不!行”裴雪霁咬牙切齿,最恨人们因为她女子身份说三道四。

蓝涣一颔首,裴雪霁又叫住了他:“你为何不自己与他……”“在下不才,酒量实在不可搬上台面。只好委屈裴宗主帮个忙了。而且嘛……”蓝涣轻轻笑道,晚风吹散了酒香,带来江澄脸上一抹胭脂红,江澄慢慢搂紧了蓝涣,蹭着他的肩膀,宛若一只小野猫“我也乐得看他喝醉了的模样,裴宗主不觉得可爱吗?”蓝涣突然兴奋,心中的幸福之感丝毫不抑制。

裴雪霁摆摆手:嗯,可爱,可爱,可爱得吓死我了。不需要狗粮谢谢,你可快回去干正事吧,谢谢!

蓝涣高高兴兴地抱着江澄回去了。
嗨,可不是酒香惹人醉呢,连蓝宗主也不顾宗主模样,倒像个少年般,笑容带着莫名的骄傲呢,手中人儿,怕是他一生的珍宝啊!

倒是可怜了裴雪霁,私藏的寒潭香,竹叶青,秋露白,一朝被喝了大半,还不得不看他们恩爱模样。

————————————————————
天天想把澄澄灌醉😜
别告诉你们只知道天子笑……

评论
热度(53)
  1. 暴躁老哥紫电电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转载了此文字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