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扬兮一砚(一)

(本章突然出现霸花cp)

万花谷是个闲逸舒适的地方,堪比世外桃源,却又不远不近地依靠着江湖。晴昼海里仙花遍地烂漫,却始终不肯延绵到谷外一分一毫,宁可尝遍谷中冷暖心酸、儿女情长,也不愿意尝遍此外世艰辛苦。

花谷中弟子却一个个踏遍中原,不论随军从医,还是征战沙场、挥笔撒墨,亦或是安然躲于一处,淡出人间。在这个乱世,各路英雄辈出,不论是出世还是入世,终究还是会来着世间走一遭。

颜秋砚是个十足实的闲人。万花谷里同他年纪的弟子大多出门游历,或者像他妹妹颜子期一样辅佐师门。实在少有他这样每天闲来躲在树上突然跳下捉弄同门师弟,或者拢着袖子满谷兜兜转转。有些弟子见了他,便叫住他,切磋一场,他这才收起懒洋洋的模样,取出墨颠,伏手,笔身绕腕一圈,一句“请来”话音刚落,便冲上前,摸到对方身侧,也不直接出招,必定抓一把他人的头发,摸下发饰,抓在手里。万花弟子满头乌发披落满肩,本就清秀高雅的模样,这样一下更是绝妙。但往往颜秋砚还没继续出手,就被漫山遍野找到他的师兄沈予辞提着耳朵拎走,临走前还不忘把人头饰还回去。

颜秋砚不敢惹沈予辞。沈予辞是花谷中少有年少出名的弟子。虽然颜秋砚也曾出名,武医双休皆是精妙,但是沈予辞与他不同,以理服人总比以技服人更为强悍些。颜秋砚不是打不过他,但就是怕他。沈予辞只比他大六岁,却是从小带着他们兄妹俩长大。没事找事欺负他人的颜秋砚不知道被他罚了多少次抄医书。妹妹奈何不了他,师傅奈何不了他,但是沈予辞一旦一瞪他,他就知道要完蛋,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沈予辞的情缘霸刀柳铭遥,一手醉斩白蛇刀刃闪光,所到之处,片草难存。只有沈予辞训他的份儿,没有他顶沈予辞的胆子。听闻霸刀山庄柳铭遥可是个强硬主儿,遇上沈予辞便像个套上了绳子的萨摩耶,听话的不得了。颜秋砚虽然喜欢没事找事,但也没这般无聊去挑柳铭遥的功底。

沈予辞提着颜秋砚,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就不能有点理想吗,天天这样可还好玩儿?”颜秋砚揉揉被捏红的耳朵,委屈道:“师兄,我说了多少次了,我想去纯阳养羊,你又不放行,我能如何?”沈予辞气的拿出自己的落凤,直接提笔想打上去,可是看着颜秋砚缩着脑袋顶着笔落下的模样,又软了心,拍拍颜秋砚的肩膀:“跟你说了多少回啊,没脑子的小师弟,华山没有羊,只有一群疯道士……这种地方没什么好去的。”“瞎说,明明是因为去纯阳的弟子太多了,你不让我去罢了,师兄真是,这种明摆在眼前的事情,还要冠冕堂皇地找一大堆理由。”颜秋砚嘟囔着。沈予辞叹一口气,丢下颜秋砚,懒得和他多计较。

颜秋砚刚走回自己的院子,就看见那霸刀领着一个孩子,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心里明白师兄是给他找麻烦来了,最烦小孩子的他更本不愿意带那些个烦人精。“刷”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立到自己面前,颜秋砚被吓得站住了身。柳铭遥拔出刀,收回鞘,看着颜秋砚笑了:“好好带孩子,你师兄最近可忙了,别老让他不顺心。”“我不带!”颜秋砚坚持自己的态度。“也就带一年时间,带得好,我跟你师兄说说,放你去纯阳。”霸刀一点头,孩子跑过来拉住颜秋砚的手。颜秋砚回味着柳铭遥的话,突然觉得自己还算不吃亏,再看看倚着自己的小花儿,小花儿舔着手指,瞪着大眼睛看着颜秋砚,煞是可爱,便也觉得这差事也不算难。颜秋砚一把抱起小花儿,“小东西,叫我什么?”“师兄”“真乖,走,带你到你师姐那儿要甘草糖吃。”……

————————————————————
好歹是熬过了一年,那小花儿被自家妹妹接去当了弟子。颜秋砚一直记得那柳铭遥的话,常常旁敲侧击师兄。沈予辞也明白他的意思,一次纯阳遣人求一位离经的弟子来纯阳驻医,沈予辞二话不说把颜秋砚丢了出去,送别时,沈予辞笑得像个极度奸诈的老狐狸,抓着颜秋砚的手不断念叨“去了就千万别回来啦……保重身体啊,回来就糊你一脸水月啊……”诸如此类,颜秋砚呸一声:狗屁师兄。来接颜秋砚的道长见此情景,不由得心生疑惑:说好的万花弟子温文儒雅呢?这些真的是万花弟子么?

华山常年覆雪,万花谷温和的气候叫的颜秋砚不习惯华山的天气,随行的道长已经把外袍脱给了颜秋砚,颜秋砚还是淅沥淅沥地抽着鼻子,还算是有良心,颤颤抖抖地抓着纯阳外袍问着道长:不冷吗。道长摇摇头:我等常年居此,短时间内无妨……“等等,那是谁?”颜秋砚却发现了前方一人躺在雪地里,任由雪沫掩盖他的身影,出于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医者仁心态度,跑上前。道长瞄了一眼,说道:“顾师兄三天两头死情缘,不用睬他……。诶,别管他啦。”颜秋砚已经蹲在了顾默扬的身边,一个巴掌拍上去:“道长你可还好?”啪,又是一个巴掌:“道长快醒醒”即将扇出第三个巴掌时,顾默扬忍不住了,抓着颜秋砚手腕站起:“你干嘛!”颜秋砚很懵:我不是在救你吗?顾默扬指着脸上两个红手印:你这么救人的?颜秋砚:额,这个比较快捷。顾默扬抽出剑来:别说了,妖孽,打一架吧。那道长忙拦在两人中间:别胡闹。“师弟你让开”“来战!”两人不由分说打了起来。结果又是颜秋砚蹲在顾默扬身边,说道:“道长你这么那么喜欢躺在雪地里啊,对屁股不好,会变小的,这样就没有万花弟子喜欢了……道长?道长?还醒着吗?”顾默扬不想说话,脸部抽搐:滚,妖孽!

那一旁观战的道长也甚是惊讶:“先生竟然会花间游?”颜秋砚点点头:“师兄没告诉你,我是武医双休吗?”一脸无辜,丝毫看不出刚刚挥笔洒墨糊顾默扬一脸的万花弟子是他。

不认识顾默扬便直接上来扇人俩巴掌。顾默扬也是算剑气好手,竟然被他打倒在地,着实吓人。这两人估计是要结下梁子了吧。道长很心累。

果然第二天,颜秋砚打开门就看见顾默扬站在自己面前,抖抖索索地一鞠躬:“昨日一战甚是不服,愿再与尔等一战。”颜秋砚啪地关上房门,一定自己还没睡醒,怎么一早上就遇到个疯子……

评论(1)
热度(9)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