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旖旎

江澄喝醉了。

对,您可没看错,是江澄喝醉了

绝对是江澄喝醉了!

重要的事情咱说三遍哈。

江澄酒品还不错,起码没碎碎叨叨拉着蓝涣死命唠嗑,也没攀着蓝涣肩头往他身上吐,更没把过来递木盆的裴雪霁拉过来一起劝酒。

蓝涣扶着,不,应该说搂着江澄站起来,江澄摆摆手:“不不不,我可以。”裴雪霁一脸嘲讽:呵,您还真厉害,知道自己房间在哪儿不?

江澄冷笑一声,颤颤巍巍指向前方:“嗨,不就往前走,然后左拐,然后一直朝南走嘛。”裴雪霁好心提醒:“那是人蓝老先生的住处。”“那就是往北再右转直走。”说罢抬腿要走,蓝涣拉住他,干笑几声:“阿澄……那是裴宗主屋”江澄瞪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感觉头疼欲裂,靠在蓝涣身上,声音小了下来,嘟囔着,感觉像是在撒娇一般:“不管啦,蓝涣你带我走嘛。哎呀,头疼,你煮点醒酒汤来嘛。走嘛走嘛。”顺势搂上了蓝涣的腰。蓝涣眯了眼,坚决不笑出声。裴雪霁一脸冷漠:哦,专门做给我看的对吧,人艰不虐好吗。

蓝涣止住笑,望向裴雪霁:“劳烦……”“早放你门口了自己拿,冷了我不管。”裴雪霁一向做事仔细,不可能会使得汤受凉。蓝涣走到门前,果然一块炎玉捂着药碗下,汤不会太烫,更不会放凉。裴雪霁果然事事面面俱到。

江澄可真是粘床就睡,可一双手怎么也不肯放开蓝涣,无意识的撒娇最是要命。蓝涣向来宠江澄,江澄这般难得一见此情景。蓝涣就这一股子奇艺造型看了一会儿,好歹是唤起了江澄喂了醒酒药,简单梳洗一番后,才依傍着与他睡下。俨然一副老夫老妻模样。

评论(2)
热度(63)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