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曦澄】江夏曾有故人归(重修)1~5章


又是阴沉的雨天,江澄站在楼台水榭下望着池塘中被雨水敲打着的睡莲。这种睡莲是很少见的深紫色,是前几日外商来此处时,管家买的,与他身上一身庄严的宗主服饰倒是配的很。距离观音庙一事已经过去了几个月。金凌自那一天后仿佛成长了不少。以往一遇到事情就会皱着眉头,跑来喊着“舅舅,舅舅”的他现在也学会了自己默默端坐在会客厅首座,皱起好看的眉毛,一言不发地想着,风行雷厉地做出决断。世人都说金宗主越来越像他的舅舅了,处事凌厉,做事不留情面。

江澄长叹一口气,想起几日前和金凌这小子谈起他的婚娶之事。金凌竟然敢和自己翻脸,一拍桌子说自己还没娶,他娶妻像什么样子。坐下后,看着自己阴沉的脸色,忙端一盏茶,继而又笑嘻嘻地说:“舅舅你别气啊,要是我大张旗鼓选娶各路貌美世家少女,说不定芳心暗许舅舅的可人儿被我这么一折腾都被我捞走了。所以啊,舅舅,我得等你娶了,我才会娶!”说罢便一溜烟地跑了,仙子跟在他身后矫健地蹦跳着。

江澄看着他溜走时的背影,不知是该无奈他不懂自己苦心,还是该感慨他已经长大,不再是以前那个不懂事,脑子一热就不分青红皂地抱怨一通的小孩子了。

不过啊,是该成亲了。不然姐姐在天之灵可不会安心呢。江澄叹口气。

“宗主”一位客卿走上前,作揖行礼。

“李家那位小姐送走了?”江澄侧头看着他,心知明明不会有结果,但是手下的人还是在努力促成他们,也真是难为他们一片苦心。

“是的。但是······”客卿第一次这么纠结自己要不要说出下面的话,虽说江宗主总是冷眼看人,出言必伤人心三分,但对待客卿们总的来说还是真的不错。

“支支吾吾的像什么样子!有话就说。”江澄看不惯犹豫不决,支吾不清的人。

“好吧。那小姐听说可以走了,竟然不顾礼仪,自行走了,我跟在后面护着她,她竟然命令我告诉您。”客卿深吸一口气,“告诉您。这世上恐怕没有女子会喜欢上您。就您这脾气,谁都没法受得了。”

江澄果然沉了脸,这也实属正常,不论谁听了,大概都会大发雷霆吧。

客卿小心翼翼地问:“宗主,您把要求说得细些,我再找找更好的女子?“

江澄怒了:“我不就是要找个温柔贤惠,善良可爱,会煮莲藕排骨汤,不用有灵力,不用太刚硬,敬仰我的!活着的!女人嘛!”说罢走远。

客卿很是头疼:“除了,最后一条和没有灵力,现在活着的,也就只有蓝宗主能做到了吧。”

 

 

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各大家族都多多少少恢复了过来。这次由蓝家主办清谈会。

江澄作为四大家族中最有话语权之一的家主,自然而然坐在最靠近主座的位置上。他正喝着茶,感觉到一道目光盯着他,抬眼就看见对面的金凌对着他灿烂的笑着。

还是这么不稳重,也不知道收敛些。江澄端起茶盏又喝了一口。凉了,可惜了这当年的龙井。

不多时,清谈会开始了。

蓝涣走到主座,看到江澄,竟然有些惊讶,继而又是那温润如玉的笑容重新挂在嘴角。
蓝家的菜式大多是素食,可能认为是肉类,夹起一看,只是萝卜烧糊了。

饭菜和当年来此处求学时的味道一样,江澄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端详着在杯子中静静沉下来的茶叶。

蓝涣闭关之后不知为什么瘦了好大一圈,清瘦如此可真是“两袖清风”了,更显得他是一个柔弱的书生,似一阵大些的风就可以把他吹倒了。

最亲近的朋友相继死亡,弟弟又和魏婴发生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情,相必不会好受。何况还有蓝启仁无形的压制,总会比自己还要难过些······

江澄坐在位置上胡思乱想着,却不知道蓝涣一直望着他,嘴角一丝笑意若有若无。

“近日姑苏附近地区不少人失踪,离姑苏不远处的华亭更甚,不知有哪些家主可愿意与我前去一探究竟。”蓝涣开口,声音有些深沉,添了不少磁性。
江澄回过神,就听得不少小家主在底下说着“哎呀,蓝宗主太抬举我们了,我们只会添乱啊。”“蓝宗主我们实力实在薄弱,而且一些优秀弟子尚在闭关,我们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怎么帮的上忙。”等此之类的云云总总。

江澄看着对面的金凌,金凌有些局促不安。相必又是闲不住,想借此机会证明给别的人看自己的本事吧。

算了,也该是让他历练的时候了。江澄点点头,站起来:“不知,蓝宗主觉得江某可否帮得上忙?”一句疑问句被他说的像感叹句似的。

许多小家主见江澄表示支持,纷纷表明自己一定会在财力和人员上进行帮助。

蓝涣看着底下站着的江澄,自己也站了起来,回过神已经走到江澄面前。蓝启仁紧张的看着他,右手攥紧,如果再与江家交恶,怕是蓝家会一蹶不振,百年家业怕是会成为各家族的笑柄吧。蓝启仁紧紧盯着蓝涣,怕他说出什么让江澄这个脾气暴躁的人炸毛。

“晚吟此话当真?”声音中是抑制不住的惊喜之情。

鲜少有人会去叫他的字,江澄听了,稍微有些不习惯,刚想纠正他的称呼,但看到他满是红血丝的眼睛也就作罢,点点头。

蓝涣在接下来的交代事项中,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清谈会结束,大多数人都离开后,蓝涣单独叫住了江澄,将他带到一处湖边。周围很安静,因为是盛夏时节,能听到几声蛙鸣不远不近地叫唤着。

蓝涣与他走到湖中心的亭子里。亭子是姑苏一带特有的建筑特色,虽不大但精致,处处由远及近,由细观粗。

江澄坐在石凳上,问道:“蓝宗主唤我所谓何事?”

蓝涣从身后拿出一个酒壶,递给江澄,石桌上还有茶杯,江澄接过酒壶:“这是?”

“知道江宗主对酒有研究,可惜天子笑的香气太浓烈,买来必定会被叔父发现,我只好托门客买了竹叶青,不知道可不可以代替一下。”蓝涣坐下来。

“那可说真笑了,我虽喜欢喝酒,但对酒并不挑剔,只要好喝就行。既然是来此处,我是客您是主,必然是要与蓝宗主一同品茶才好吧?难为蓝宗主一番苦心。不过到底所为何事?”江澄抚摸着酒壶壶侧残留的封泥,轻轻敲击着壶身,一只手撑着头。

“我想我现在能信任的只剩下江宗主了。”蓝涣话语中满满的疲惫与颓然。
江澄敲击壶身的手停了下来。慢慢抬头看向蓝涣,并不言语,静静等着蓝曦臣讲下去。

 

 

 

 

 

“为何?”江澄很冷静,感觉下方一段话绝对是他们两人需要商量,不容小觑的。

 

“怀桑心胸狭隘,城府颇深,不益深谈。金宗主嘛。”蓝涣笑着看向江澄,“我想不如直接问他的舅舅更好。毕竟金宗主也是您一手带大,行事作风颇有您的风范。”

“蓝宗主,无需对我用敬词。用‘您’,太不合理了。您比我虚长几岁,又是仙首。何来用‘您’称呼?”江澄似笑不笑的表情,让蓝涣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解释。

“仙首嘛,只是以前年少无知时候的事了。你我都是四大家族之主,光身份,您这个称呼不为过。”蓝涣向后理了理飘到眼前的抹额。

“哦?!那其他小家族中相必也不缺人才吧?”江澄又开始挂上那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不”蓝涣很果断地摇摇头,“他们虽有才干有胆识。经验上实在欠缺,纸上谈兵之术不少,实战本领实在不敢恭维。而江宗主······”

江澄抬起头,看着蓝涣,等待着他的下文。
“江宗主,你身怀绝技,一柄长剑三毒挽失地,一条紫电风雨起。这样的你,我能不信任吗?”蓝涣想了想,破口而出这么一段话
江澄低下头,摩拭着茶盏:“蓝宗主这么赞扬我,我反而觉得我做的反而不够好了呢。”

蓝涣心里咯噔一下。
“既然你信我,那我便尽我所能吧。”江澄再次抬头,眼睛弯弯的,有些少年时的稚气,。

蓝涣算是放下心中一件大事。三毒圣手心思太难以捉摸了,一不小心就抚了逆鳞,触了禁忌。

江澄指节敲击着酒壶:“听魏婴说,蓝湛酒品并不好,那么您呢,蓝宗主?”尾音飘着,飘到蓝涣心里头,骚动不安的心被撩拨的更加加速运动着。

蓝涣笑了:“忘机的确酒品不好,我的酒品虽说不上好,但若是普通黄酒起码不是一杯倒,若是这竹叶青,怕是要江宗主见笑了。”

“说这般劳什子废话作甚,以茶盏替酒杯,小半杯以示诚意可好?”江澄举起茶盏,递到蓝涣面前。

“好!”蓝涣接过江澄手中茶盏,双手分开前,不轻不重捏了下江澄的食指指尖。软软的,很滑,若是女子,不知配上他那张脸,在有情人眼中又是如何一抹风味。

“你!”江澄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分,有些生气,看到他静静向自己微笑的模样,有些话,止住了,硬生生咽了下去。

晚风吹起,已经收起花瓣的荷花随风摇曳,荷叶相碰哗哗作响。

“云梦的荷多是食用莲,莲花坞的荷塘为了美观,添了不少余杭的观赏莲,夏天赏花,寒冬挖藕,很是有趣。”江澄望着湖里的荷花,感叹道。

“姑苏的荷花正好与云梦相反,观赏莲居多,睡莲也不少。若是微风轻抚,那香气仿佛扑面而来,那微黄的花粉也在空气中微微漾起。真的很美。”蓝涣点头说着。“若是有空,晚吟可要来呀。”饮下酒去,脸上微微泛红,身子有些摇摆不定却也没有倒下。

江澄点头,算是同意,看到蓝涣如此,实在觉得好笑,但是终究不好意思笑出来。

一个月后,荷花都谢尽了,荷叶开始泛黄。蓝涣站在缥缈峰山脚下等待着。江澄领着自己选出的一干得意弟子,紫衣飘飘,英姿飒爽。

 

蓝涣见江澄来了,抚着剑柄的手放了下来。两大大家族碰面的场景是很潇洒的,紫中掺白,白中揽紫。若非两人都相视一笑,只怕是会被他人认为下一步就是拔剑而起,厮杀一场了吧?

 

蓝涣身后身边已经聚集了不少小家族。擅长机甲之术的公孙氏,擅长幻术的杨氏,医术专精的端木氏。与他们相比,气势短了不止一截。

江澄仔细看了看,身边确实没有聂家的人士。应该确实如蓝涣所说,不益深谈还是免于烦扰吧。

华亭里姑苏实在很近。刚翻越缥缈峰,跨过一条河,便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妖气。恐怕不是一只妖物所为吧。江澄暗自想着,眼睛余光瞄着蓝涣,蓝涣站在朔月上,表情没怎么变化,端正得仿佛一块木头。

江澄感到有些奇怪,这么大的妖气,难道蓝涣感觉不到,还是太笃定,自信自己的实力?

江澄又瞄向其他家族人士,皆是一副淡然的模样。难道真是自己弄错了?江澄有些不自信。没可能啊,自己好歹也是一家之主。。。

“晚吟有问题吗?”蓝涣不知何时御剑到了江澄身边,江澄不设防,吓了一跳:“蓝宗主,有事吗?”

“我看晚吟心不在焉,想问问有何不妥吗?”蓝涣真心实意的样子,倒真不像在和他开玩笑。

“无碍,只是在想为什么偏偏华亭妖怪作乱许久,迟迟不向我们求助?而且,妖怪竟然没有危及到姑苏,实在太奇怪了。”江澄思考着,这确实疑点重重。

“这个呢,其实华亭有一个不小的家族,实力也十分雄厚,而且当今家主还有一门悬丝诊脉的手法 ,很是奇特,出事前应该有他们之前一直管控着,妖事也没大扰,故没有求助于我们吧。若是事情完结,真想向她请教一番,好生学到些。但是最近好似不太听到他们的消息了,只怕是他们也出来些事。”蓝涣御剑至地,眼前古朴平和的小渔村仿佛没有受到任何危机,好像连争吵都不大有。

走进村子,村民很少看向他们,都各自忙碌着。再往里走,可以看到一幢幢飘扬着旗帜的酒楼,和气派的茶馆。和姑苏的彩衣镇倒没什么不同。

蓝涣一见到服饰华贵者,便向上前询问。江澄急忙拉住他:“你干嘛呀。”

“询问情况啊。”蓝涣很不解江澄为什么拦住他。

“你记住了,千万不能问这些达官显贵,他们极度迷信,如是你说出这平静背后暗藏的玄机,他们一定会把我们赶出去的!”江澄掰着蓝涣的肩,朝着茶馆,“这个小镇的所有事情都逃不过这些个说书艺人的眼睛。那才是真正打探消息的最好途径。”

蓝涣听了,点点头,向江澄感激地笑笑一阵风吹过,抹额飘扬在他的脑后,额前的碎发飘动着。江澄心中好像什么被触动了。妈的,真好看。江澄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就出现了这个念头。

后面的一帮乌央之众早已散去不知散在何处,做些如何无趣之事。只有蓝家与江家的学生苦苦等在原地,见他们有所动作,还要去茶馆听书脸上看不出来,心中早已开心地不知怎样飘扬了

 

 

 

虽已近正午,茶馆里仍有不少人坐着休息。
茶馆分为两层,第一层多是身着布衣的百姓在此休息,此处热闹非凡,大多是些乱嚼口舌之辈。二楼,分为一个个隔间,用薄纱掩人面目,除开楼下传来的声响,这里大多都安静,鲜少有人会大声言谈。

茶馆小二见一行人进来,身着非常人,连忙跑上前,哈腰鞠躬:“各位爷,要什么位置啊,楼上请!”蓝涣挥挥手:“随意吧。”

江澄使个眼色,一帮江家弟子了然于心,拖着蓝家弟子来到每桌人边,套着话。

闻到酒味,蓝家弟子强忍心中的恶心,听着江家弟子与他们交谈。而江家弟子也是苦不堪言,他们不好拒绝布衣的好意,强迫自己喝下一碗又一碗劣酒,心中却想着以后到姑苏,势必要让宗主好好赔他们几壶天子笑。

蓝涣和江澄跟着小二走上楼,小二轻轻的给他们放下薄纱。沙的外面铺了一层金粉,可以清晰看到外面的人,外面的人望不到楼上人的一举一动。

楼下坐着一位说书先生,他一敲醒木,就是一篇新故事,什么奇怪志异,被他说的天花乱坠,难辨真假。

那先生忽的将话题转到了一件事上,本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志怪奇事,却引得江澄坐直了身,蓝涣也皱起了眉。“……你们可还记得此处有一个家族,家主每日都遮蔽双眼视人?”

“哎呀,你说的不就是裴氏家主吗,历代都如此嘛,大惊小怪,估计受了诅咒全瞎了吧。哈哈”楼下哄笑一片。

“不是哦,不是的。”说书先生神叨叨的摆摆头。“据说啊,他们的眼睛可以看见鬼怪……”

“切,这有什么,还有人说中元节釆得的露水洗眼睛能见到鬼呢。”一声不屑的声音传来。

“且听我吾等讲完。”说书先生抚顺胡须,“听闻他们的眼睛是盗取了嘲风的双目。大家也知道,他们医术很是高明,家传宝贝‘红丝’随手夺人性命,相必换眼不在话下呢。”

“天大的笑话。”江澄嗤笑一声。手支在桌上,侧头听着。

“还有啊,听说这一届的家主是个女子,容貌艳美,生性风流,恐怕是因此,家族才一蹶不振吧。”说书先生见各位一脸猜测的模样,得意的笑了笑,头不自觉的扬起。感到楼上有四道炽热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蓦然觉得背后一凉。

楼上,江澄挥手召唤一位弟子进来:“去,不动声色的把他在子时前带过来,我有话问他。”
江家弟子一鞠躬,悄然隐去。江澄直起身,蓝涣看着他:“不用听下去了么?”

江澄笑着,凑到蓝涣耳边,温热的气息吐在蓝涣脖颈,耳朵里:“晚上,我们让他只对我们说。”

蓝涣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好像变烫不少,身下也有一丝反应。可惜罪魁祸首不自知,还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中 。

 

 

子时,说书先生感觉自己被人用针扎醒,又被装入麻袋中,好像又被人扛起,来到一个地方,被人狠狠扔到地上。自己的老骨头怕是散架了吧,说书先生皱着眉头。

“起来吧,先生,骨头散架了我可是能帮你按回去呢。”满满的讥讽之意。

他从袋中滚出来,还没稳住,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看到了鬼怪般磕头认错,“饶命啊,大王,不,大仙,饶命啊,我四十有余,未成亲,肾虚的不行了啊。放过我吧。”

“怂货!”感觉自己屁股被狠狠踹了一脚。“转过来啊,正主都不在面前,拜个鬼啊。”

知道是人,说书先生连忙睁开眼睛,跪在地上爬着转身。见面前一位面色带有怒气,容貌俊秀的公子,连忙磕头,可眼睛还在滴溜溜不停转着,瞄见旁边还有一位公子,面色温润,笑眯眯的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就赶忙退几步,向两人磕头。

 ——————————————————————————————————————

余下几章也会在这周考完试后全部修完放出来,之所以要修改,是因为真的快写不下去了,故事情节刚开始改动不大,大概是从裴雪霁出来后改动较大。感谢大家支持。

估计暑假的时候会每天更新,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下,我也会尽量身体好一点了,多更一些,这篇真的拖了太久了,这个暑假一定要修完写完了。

最近身体很差,但评论一定会看,消极的东西杜绝。丑话说在这里:谁要是不想看我这篇,如果在评论里说,你说我就删,我怕你是吧?懒得睬无聊的人,望体谅,谢谢

评论(5)
热度(70)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