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igsfluss去学习了

要解释天道何以作弄人,一杯老酒比弥尔顿胜任


快和我扯历史吧,我要憋不住我的彩虹屁了
想什么呢,高三了

吃饭睡觉打京儿爷

“我说你这儿蟑螂没有网上传说得那么可怕啊,哪儿有什么五指长,三只粗?”北京嫌弃地把蟑螂须须拔掉,再用抹布包着踩了个稀巴烂,对着离自己将近一米远的上海说道。

上海爱干净,稍微有些小洁癖,说是洁癖也不算,只是看不得太脏。和北京来查看自家违章建筑拆建情况才不得已踏入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网上的你也信?最大的估计也就这些了。快些走吧,记好情况一会儿报上去。我记得你说过要陪我吃饭的。”上海掏出笔记下位置,拍几张照片,往外走。

上海带着北京七兜八兜,穿过小巷,走过大马路,穿过步行街,走到弄堂里。吆喝声,怒骂声,各种声音混杂一起。往里走,倒是安静了。上海推开一户人家,一位老阿婆刚把一盆炒豇豆端上小木桌,看见上海进来,忙招呼:“来啦,哎呀,还带个噶俊的小伙子,来吃饭呀,再去炒几咋菜哦。”“不用啦,一道吃吧”上海叫道,阿婆应着走进去,看上去很开心。

上海坐在桌边,北京问道:“你常来?”“是常来关心这些独居老人!”上海瞄了北京一眼,“他们住这里,腿脚不灵活,不太爱出去,子女不常来,我就找他们没事聊聊天,共同建设和谐主义社会嘛”北京哎哎几声,阿婆把菜烧好了,一道吃饭,摸摸上海的手,拍拍北京的肩,知道他们这群小年轻爱干净,特地准备一双干净筷子,给他们夹夹菜,两人推着,叫阿婆自己吃。

吃完饭聊聊天,便是下午了。北京和上海告辞离开。打开朋友圈,看见广州拍了一张红烧蟑螂群的照片,一脸惊喜的模样。上海北京沉默了。北京先开口:“他这是……”“真是不忌口啊,重口味,有意思”上海笑了笑,“照他的习惯,怕是要煎炒烹炸样样试下了”
“你要吃吗,我叫他们给你送点来?顺便要点小蟑螂痒痒?江南风水好,一定能养出令世界震惊的蟑螂的……”北京开始作死。上海沉了脸,北京没注意,还在神经大条地说个不停。上海一巴掌拍上他后颈,北京才发现上海生气了,忙止住嘴。上海不睬他,丢给他一包文件。

晚上,北京可怜兮兮的抱着枕头,敲开上海房门,上海还没睡,房间里还亮着灯。上海看着北京,眼镜反射出森冷的光。北京小心翼翼地说道:“夜晚露水深重,不如我们抵足而眠,相拥取暖,这恐怕是……”“滚”上海合上房门,怒喝到。

今天的北京作死过头了呢。

————————————————————————

准备志愿者活动

帝魔冷到了一定境界了(ಥ_ಥ)

评论(4)
热度(27)

© Gerigsfluss去学习了 | Powered by LOFTER